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修仙我有強化爐 > 第一百九十五章 不占優勢

第一百九十五章 不占優勢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wwkhbb.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見海無極目光灼灼地等著自己煉化本命法寶,陳朗無可奈何地暗嘆口氣,他想了想,避開海無極的目光,看向鄭固道:“師尊,你跟歐陽長老究竟有什么過節啊?”

    海無極皺了皺眉,他發現這個“喻天高”有點不知道輕重緩急,都什么時候了,竟然去閑扯一些沒有用的東西。

    “你問這些做什么?”鄭固沒好氣地說道,“快煉化你的本命法寶。”

    “師尊,你跟我們說說唄。”卓清靈也特別好奇地說道,“弟子早想問你跟歐陽長老的事了,一直沒機會問出口,煉化本命法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耽擱一小會兒怕什么?”

    聞言,海無極看著鄭固道:“你跟歐陽師弟怎么了?”

    鄭固將事情經過原原本本說了。

    海無極表情漠然地說道:“多少年過去了,這個歐陽師弟還是放不下心里的芥蒂,他想去荒古域,就讓他去好了。”

    “師尊,你還沒有說,你跟歐陽長老之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卓清靈追問道。

    “你呀,就是對什么事都充滿了好奇。”鄭固頗為無奈地說,“我跟你歐陽師叔沒什么大過節,就是每次比試都小勝他一籌,梁子就這么結下了。”

    “那歐陽長老要去的荒古域呢?那是什么地方?”卓清靈又問。

    鄭固的表情變得嚴肅起來,“那不是你能知道的,以后不準再打聽。”

    卓清靈頓時蔫了,“是……”

    “喻小子,老夫要問你件事。”

    多寶宗弟子所在的區域里,一個須發枯黃的老者闊步走來,氣勢洶洶。

    “管老怪,什么事情?”鄭固意識到不妙,本能地將陳朗拉到身后。

    “前不久,管景是不是跟你在一起?”管老怪目光灼灼地盯著陳朗。

    陳朗鎮定自若地回道:“回前輩的話,前不久,管兄的確跟晚輩在一起。”

    管老怪雙眉登時倒豎,沒來得及說話,又聽陳朗繼續說道:“當時還有萬獸山的穆師妹,我們三人共同執行保護烏文護的任務,這件事前輩應該是知曉的吧?”

    “老夫不是在說這件事!”管老怪怒道,“你小子休要給老夫打馬虎眼,景兒的氣息消失在鬼域,老夫留在他身上的神魂分身被太陽真火焚滅,這一切你小子敢說毫不知情?”

    所有人的目光同時落在陳朗身上。

    陳朗仍舊神色平靜地說:“晚輩的確是不知情的,與管兄分開以后,晚輩再沒有跟他見過面。”

    “可老夫聽說,你前不久就在鬼域,還大出風頭。”

    陳朗微感詫異,他在鬼域來去匆匆,管老怪竟然知曉?

    看樣子,問題是出在鄭固身上了,元嬰修士,一舉一動都受到諸多關注。

    “短短時間,你便凝結金丹,還是世間罕見的極品金丹,你所得到的機緣,是景兒的死換來的吧?”管老怪上前一步,澎湃的殺氣爆發,如洪流猛撲陳朗。

    鄭固釋放出不下于管老怪的氣勢,無形的交鋒激烈兇猛,最終,傷勢未痊愈的鄭固落了下風,連退五步。

    “哼!”管老怪猛地甩袖,“你們心里果然有鬼!”

    “管老怪,適可而止。”海無極面無表情地注視著管老怪,“拿出證據。”

    “這種事還需要證據?”管老怪殺氣騰騰,“他若是沒有害死景兒,如何凝結出極品金丹?”

    海無極大笑三聲,“海某凝結的也是極品金丹,難道海某也害死了你的景兒?”

    管老怪憤怒道:“海無極,你休要強詞奪理,你越是維護這小子,就越說明景兒的死跟他有關!”

    “管兄說得極是。”萬獸山的內門長老葛曼款款走來,她與管老怪并肩站在一起,向海無極發難,“前不久,我萬獸山弟子穆蝶青也無故失蹤,她最后的氣息就是在鬼域消失的。”

    管老怪面容陰沉地說道,“你們三人一同到鬼域尋找機緣,最后只有你活下來,不該向老夫和葛道友解釋解釋嗎?”

    陳朗不卑不亢地說道:“晚輩沒有什么好解釋的,與管兄和穆道友在玉都城分開后,就再也沒見過面,他們的事跟我無關。”

    管老怪勃然大怒,狠聲說道:“小子,你以為老夫不敢對你動手嗎?”

    海無極渾身劍氣勃發,“兩位道友,沒有證據之前還請不要污蔑我天劍宗弟子。”

    管老怪大怒,“景兒死了,他還活著,這就是證據!

    他搶走了景兒的機緣,凝結了極品金丹,這就是證據!”

    鄭固隨即接道:“管老怪,你說你的神魂分身被太陽真火焚滅,試問,連你都擋不住,區區凝液小輩能擋得住嗎?

    如果天高真的與令子在一起,那天高也該是個死人,怎會平安無事站在這里?”

    管老怪又要反駁,忽然瞥見遮蔽半邊天空的光芒。

    “魔宗修士來了!!”

    忽然有人大喊。

    所有人同時望向鬼域方向,上萬道遁光飛馳而來,人如蝗蟲,遮天蔽日。

    “管兄,葛道友。”鄭固拱手道,“解決了魔宗修士,再來說天高的事不遲,二位意下如何?”

    管老怪冷冷一哼,沒有再多說半個字,他分得清輕重緩急,此刻該齊心協力對抗魔宗修士,不能起內訌。

    “蝶青的事,你必須要給我一個說法。”葛曼從頭到腳審視了陳朗一番,返回萬獸山弟子所在區域。

    再看魔宗弟子,并不是雜亂無章,而是分成了四個不同區域。

    墨綠色遁光的乃是毒圣門,黑色遁光的巫鬼教,灰色遁光的是尸陰宗,血色遁光自然就是血煞教了。

    四大魔宗全巢出動。

    “那些被虛鬼附身的修士怎么不在?”有人發出這樣的疑問。

    “那些來自魔界的魔族身份是何等高貴,當然是最后才出場。”

    “可是……被虛鬼附身的修士不都智力不高嗎?”

    “這……”

    “管那么多干什么,區區魔宗,還能敵得過我們兩洲修士嗎?”

    陳朗耳邊不時響起這樣自信的聲音,參加大戰的修士人數雖不多,但個個都是精銳,完全見不過筑基期修為的小輩,相比連煉氣期都出場的魔宗,實力要超過一大截。

    怎么看,四大魔宗都不占優勢。

    頂點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东京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