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薔薇引 > 第一百零七章 龍城飛將在

第一百零七章 龍城飛將在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wwkhbb.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我走在軍營的不遠處觀察地形,這里的山脈蜿蜒綿長,但山勢并不高,晚陽斜照下來,天地間一片開闊明亮。我心緒不定,隨手扯了一片葉子,放到唇邊吹奏。

    沒想到,我會在這里,遇到斛律恒伽,莫子憂的情敵。老天真會作弄人,莫子憂愛著書瑤,書瑤愛著斛律恒伽,這本是他們三個人的故事。我不過是偶然闖進他們故事中的微不足道的小人物,輕微得就像一片云,云過無痕,甚至不會有人記得我。

    他們的愛恨情仇自是精彩,可是我呢,難道我出現在莫子憂生命中的意義就只是為了襯托出他有多愛書瑤,有多用情至深,這就是我存在的意義么?

    手中的葉子飄然墜落,仿佛被驚醒一般,我俯下身,盯著葉子,半是清醒半是迷茫。

    不行,我猛地搖頭,我不能放任自己沉湎在痛苦之中,我為什么要把自己當成是莫子憂生命中的一個過客,其實莫子憂才是我生命中的過客。不就是愛錯了一個人么,何必要為了一段失敗的感情折磨自己。蕭青薔,你還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傷春悲秋,兒女情長,不是你的格調。

    過去的,愛錯的人,給錯的心,我已不能回頭改變。當下的,我卻是可以選擇的。

    我不是活在別人故事中的小人物,我有我自己的人生,不是別人的陪襯。我是蕭青薔,獨一無二的蕭青薔。

    “你怎么了?”

    我抬頭起身,只見枯黃的草地上,高長恭修長的身影被斜陽拉了長長的一道,純凈的落暉灑在他的面容上,顯得異常的溫暖柔和。

    面對那樣溫暖的輪廓,我的心仿佛也暖了一下,輕聲道:“沒什么。”

    高長恭那雙被落暉照得發亮的眼睛卻專注地看著我,“剛才聽你的曲子,忽高忽低,雜亂無章的,你是不是有什么煩心事?”

    清淡的斜暉盈滿了我的掌心,我笑道:“是有些事,不過我已經想通了。你呢,怎會來這里?”

    山風吹面,高長恭卻道:“有時候口頭上的釋然其實是內心的掩飾,為了保護自己。因為害怕受傷,所以不再有期待。”被風撫過的聲音,不高不低的傳入我的耳中。

    仿佛石子投湖,激起雪白水花。我看著他,心口好像被什么穿過。他卻淡笑著轉移了話題,“那支曲子,吹的人難受,聽的人更是折磨。你吹的那根本不是樂聲,真正的樂聲應該是有力量、有靈魂的。”

    嗚嗚的號角聲在此時響起,高長恭含笑道:“就像這樣。”

    聽著響亮的號角聲,他的面容凝神專注,眸光溫暖明亮,引得我也不自覺地集中精力去傾聽這綿長的角聲。

    高亢激越,豪氣磅礴,好像江水滔滔天上來,烈馬奔騰行萬里。響亮的號角插入青空,春雷滾滾一樣驚心,狂風驟雨一樣動魄,火星四射一樣飛濺,雄渾壯闊,豪情千里。在這樣強有力的號角催發之下,寒冷的山風似乎也有了熱度,恬淡的落暉變得奪目四溢,麻木的心被喚醒,煥發激情,沉寂的天地萬物在角聲中變得亢奮,爆發出生命的力量。

    “每當我覺得軟弱,迷茫,沒有方向的時候,我就會靜下心來聽軍中的號角聲,這會給我力量,支撐我走下去。”

    我問他,“這號角聲,有何特殊的意義?”

    “號角聲之所在,就是我們齊軍之所在,是齊國千千萬萬的男兒為之奮戰的動力。齊國,是生養我們的土地,是我們的國,我們的家。沒有一個人會丟棄他的國和家,保家衛國是我們的使命。號角的存在,就是在提醒我,為了齊國,為了齊國的千千萬萬同胞,我要變得更強大,保護我的國土。有了它,我就有了決心和目標,不會再迷茫。”高長恭眺望遠處的山河,滿是執著堅定,對我微微一笑。

    被他堅定的眼神所感染,我目光一動,問:“背負著這樣的使命,不覺得痛苦么?”

    高長恭笑若靜水浮光般明凈純粹,“這是我的信仰,就算是痛苦我也甘之如飴。”

    我被這樣的笑容所迷惑,呢喃,“信仰?”

    高長恭道:“對,信仰是叫人舍生忘死,拋卻懦弱忘卻痛苦的東西。若你有信仰,你就不會像覺得迷茫和痛苦了。”

    我思索他的話,失神地走著,“你有信仰,那我呢,我的信仰在哪里呢?”

    腳下忽然一空,身體隨之跌倒,我低呼一聲,正打算起身,一只長滿厚繭的手抓住我的,將我扶起。

    高長恭笑意滿滿地看著我,“無論如何,你是我的朋友。如果你有什么煩心事,可以來找我,我幫你解決。”

    我的心湖仿佛被攪動,驚訝道:“我們不過見過兩次,認識還不到一天,你根本不曉得我是什么人,怎么敢把我當作朋友?”

    高長恭的眸光凝聚在我的面上,道:“可你救了我,救了我的人,就是我的朋友。”

    我提醒他,“別忘了我是為什么來到這里的,你就不怕我是周國的細作?”

    “不,你不是,我相信你,也相信我看人的眼光。”

    他的語氣和眼神都很堅定,那樣誠摯而信任的目光,完全不摻有一絲雜質。我的心微微一震,繼而認真起考慮他說的話起來。

    或許,他真是可以沒有任何目的、任何利益算計,只是單純地信任我,把我當做朋友的人。

    夜半時分,涼意透體,我從睡夢中醒來,發現阿袖不在身邊。起初我猜想她許是小解去了,可許久也不見她回來,我擔心她出事,便出去找她。

    一出營帳,便隱約聞到一股濃煙的味道。遠目望去,便見不遠處營帳火光沖天,似有什么被燒著了,其間還夾雜著士兵呼喊救火的聲音,我好奇地朝著火光的方向走去。

    疾步向前,腳下卻被什么東西絆了一跤。我彎下身,是一只杏黃色的布鞋。我一驚,是阿袖的鞋子!

    鞋子落在一個營帳前,我不假思索,直接掀開簾子,徑直進去了。

    誰知一進去,便聽到“砰砰”的翻箱倒柜的聲音,竟有十來個穿著玄色衣服的男子在帳篷里到處翻東西。我本能地感覺到危險,馬上后退。

    剛轉身,一個高大的身影便攔在我面前,一記殺招向我襲來。我一個急轉避開,馬上調整狀態,出手反擊。

    對方顯然沒想到我會武功,一時失神被我占了上風,加上我出手不按常理出牌,路數奇詭,他措不及防,被我一掌擊倒。

    又一個撲過來,被我一手狠摔在地。再來一個,一腳踢翻。這幫人終于意識到我不可小覬,紛紛拔出手中的劍,一齊上來圍攻我。

    利劍相向,面對他們的圍攻,我漸漸的力不可支,身上被劃了幾道,陷入危險。

    “王姑娘!”

    危急時刻,高長恭闖進來,一掌劈開攻擊我的人,奪了他手中的劍。

    高長恭抱著體力不支的我,急切道:“你怎樣了?”

    我一時喘不上氣來,搖了搖頭。高長恭見此,面露怒意,輕放下我,好看的眉目染上了殺意,明明是謫仙般的面孔,卻叫人莫名的害怕。

    這絕對是我見過的武功僅次于莫子憂的人,不過幾個回轉之間,所有人紛紛倒在他的劍下。那把劍上,甚至沒有一滴血。

    高長恭如玉的面上帶著冷厲的狠絕,看似溫雅的人竟會有如此冷酷的一面!我尚在震驚之中,卻不防,起初被我摔倒的一個人悄悄起身,一下子縱躍而起,抓住我的肩膀,一把劍橫在了我的脖頸之間。

    我嚇得一顫,背后的人卻向急欲沖上來的高長恭發出警告:“別過來!”

    冰冷的劍身更貼近我的脖子,高長恭面上的殺意一斂,多了一份擔憂,“你別傷她!”

    “你怕了?沒想到戰場上所向無敵,殺人不眨眼的戰神蘭陵王也會有害怕的時候!”背后的人發出冷笑。

    “你們要對付的是孤,別傷害孤的朋友!”高長恭清雅的眉緊皺,話里間透露出他的緊張。

    背后的人惡意地笑道,“要我不殺你的這位朋友也成。除非,你刺你自己一劍,我就放了她。”

    我一驚,隨即向高長恭望去,他沒有回應,面色沉沉的不知在想什么。

    過了片刻,背后的人不耐煩道:“不愿意?原來大名鼎鼎的蘭陵王也不過如此。什么戰神,不過也是一個棄朋友于不顧的貪生怕死的小人罷了……”

    “啊——”剩余的話被我的驚呼聲所湮沒,高長恭就這么把劍刺進了自己的腹部。沒有一句話,用行動代替了語言,干脆又直接,帶著義無反顧的決然,沒有一絲躲避。

    高長恭抬頭,“可以放開她了么?”聲音中帶著隱忍壓抑的痛楚。

    那人放開了我,似是不可置信,走過去查看他的傷勢。我就在此時,撿起地上的一把劍,毫不猶豫地捅了他一劍,又快又狠,沒有任何反擊的余地。

    轟的一下,人影倒地。

    解決掉麻煩,我忙丟下劍,跨步上前扶住臉色蒼白的高長恭,著急道:“你怎么樣了?”

    高長恭還未回答,營帳的簾子驀地就被掀開了。

    “王爺!”

    進來的是軍營的士兵們,見此情形,先是一驚,發現他們的王爺受傷了,便一堆擁上來,不由分說,從我手中接過高長恭,帶他去軍醫處治療。

    注釋:

    ①標題出自唐代王昌齡的《出塞》“但使龍城飛將在,不教胡馬度陰山。”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东京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