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娛樂有屬性 > 第290章 我覺得我還能再解釋一句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wwkhbb.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演播廳。

    袁嘉漁爸爸穿著一件藍色條紋襯衫,雖然大腹便便,但憨厚的模樣還是讓人忍不住在心頭閃過一個念頭:這是一個不太容易生氣的中老年男人,唔……我說重點不是中老年男人,您信嗎?

    “袁爸爸再一次看到楚柏去女兒家里做客,心里有沒有什么特別的想法?”胡嘉一臉揶揄地看向悶聲不響看似隨意,但實際上小眼睛已經死死盯在播放器的袁爸爸。

    上一次楚柏和袁嘉漁一同上《我家那姑娘》的時候,他們倆還沒有以情侶的身份出現在大眾面前。

    但這一次,經歷了《我們戀愛吧》的強勢以及楚柏和袁嘉漁在《京都青年》以及各大綜藝的成雙入對,兩個人的情侶身份如今早就已經深入人心。

    這一對儼然比起其他真正在一起的戀人、夫妻組合更讓人在意。

    也這是這樣,胡嘉才會將這個問題丟給袁嘉漁的爸爸……想來,肯定不止一個人更想知道楚柏和袁嘉漁具體的感情生活。

    “咳咳——”袁爸爸某道鎖定在某人的視線被這番問話打斷,回過神,那張憨厚的面容下說出的話卻有些耍無賴的意味:“什么特別的想法?”

    胡嘉見他反問過來,忍不住失笑。

    以前那個憨厚耿直的袁爸爸去哪了?

    倒是大衛張急性子,追問道:“咱爸就說說楚老師這個女婿怎么樣?用的還順手嗎?”

    袁爸爸忍不住抖抖肩,嘟囔道:“我到現在還沒見嘉漁把他帶回家。”

    眾人頓時來了精神。

    大衛張立馬笑著大喊道:“哎喲咱爸急了!”扭頭看向鏡頭:“袁老師,咱爸這都發話了,您就別再藏著掖著了!!!”

    胡嘉突然爆料道:“袁爸爸知道嗎?楚柏在圈內有個千杯不倒的稱號。”

    眾人有些詫異,袁爸爸也不例外。

    胡嘉笑道:“何老師和馮老師不是監制楚柏的新劇嗎?就是那部《偽裝者》,過幾天也就要在咱們臺播出了,何老師就吐槽說,殺青宴上,楚柏把所有人喝的都七倒八歪的,結果自己還跟沒事人一樣繼續下午的宣傳。”

    袁爸爸怔了怔神,不知道是不是不大相信又或者是某種我是高手我不能說的底氣在慫恿他,脫口而出:“喝太多酒不好。不過,能喝是另外一回事。”

    眾人失笑,尤其是知道真相的胡嘉笑道:“袁爸爸平時在家喝酒嗎?”

    袁爸爸赧然道:“我在家他們娘倆根本不準我喝,也就平時有人來做客,能稍微喝那么一兩口。”說起這個,袁爸爸一副受氣小媳婦的模樣,弱小無助且可憐,當著鏡頭無畏地抱怨起來。

    大衛張再次起哄:“楚老師,該您表現的時刻到了,記得帶酒啊!!!”

    袁爸爸忍住笑意,那模樣似乎有些小小的期待。

    剛好被鏡頭抓拍。

    ……

    另一邊,魔都,袁嘉漁門外。

    “叮鈴——”

    楚柏杵在門外,到瓶底是鼓足了勇氣按下了門鈴。

    “來啦來啦!”

    還是熟悉的聲音,還是熟悉的味道……門打開的那一瞬間,撲鼻而來的就是一股來自廚房的神秘味道。

    楚柏遲疑了。

    “進來呀,怎么杵在那里做什么?”袁嘉漁在門內催促道。

    楚柏一只腳跨進門內……進一步?退一步?

    一步兩步、一步兩步,一步一步似爪牙、似魔鬼的步伐,摩擦摩擦,我給自己打著節拍……

    “嘀咕什么呢?”袁嘉漁在門內古怪道。

    楚柏抬起頭,脫口而出:“摩擦摩擦?在這光滑的地上摩擦?呃!”

    下一秒,一只手強硬地拽住了他的胳膊,直接給拉了進去,果斷制止了他后續沙雕的行為。

    進了房門,楚柏就看到袁嘉漁氣鼓鼓瞪來的視線,不免訕訕一笑。

    他之前這般猶豫的原因還能是什么?

    還不是因為袁嘉漁在廚房準備的驚喜!!!

    這一點,袁嘉漁就在剛剛已經猜出來了,更氣人的人,楚柏這個大混蛋居然還和以前一樣不信任自己的廚藝。

    兩手一叉腰,

    姑奶奶我現在很生氣!

    楚柏干咳一聲,“鞋呢?我換下……”

    袁嘉漁好想拿鍋鏟子拍死這個睜眼說瞎話的家伙。

    鞋就在你眼皮子底下!

    看不見???

    楚柏訕訕換好鞋,抬頭偷瞄過去。

    袁嘉漁還叉著腰,一臉不樂意的模樣。

    視線同樣斜瞥過來。

    幾個金光閃閃的大字從腦門飄過:姑奶奶我現在很生氣,待會說話最好小心一點!!!

    楚柏舉手……投降,呃這倒不是,而是指向了廚房;“你有沒有聞到一股奇怪的味道?”

    袁嘉漁整個人表情一震。

    大叫了一聲“我的菜”,在瞪了楚柏一眼后便匆忙奔向了廚房,像極了奔向愛情的癡情女子。

    楚柏“看呆”了,雙手合十:謝天謝地,終于活下來了。

    ……

    “撲哧——”

    演播廳里,女主持人欣然被楚柏的模樣逗樂,連忙捂住嘴,“楚柏老師太逗了,看到他們倆的互動我就忍不住想到我男朋友做錯事的樣子,實在太可愛了。”

    大衛張滿臉狐色:“這叫可愛?”

    欣然理所應當地點點頭:“不是嗎?”

    兩人的對話引來胡嘉和袁爸爸的注意,以大衛張的習慣,自然不可能無的放矢,所以大家都難免好奇他想要說什么。

    大衛張果然嬉皮笑臉道:“所以我做這種表情就是變太,人家楚老師就是可愛?果然顏值就是正義!”

    欣然怔了怔,本想矢口否認這種得罪大衛張大話,可突然覺得他說的的確有道理,“好像……是這個理哎。”

    大衛張一副被打擊到的模樣,一如既往的搞怪模樣,“果然啊,女人都是視覺動物,但我就是我,看自己都惱火!”

    眾人被逗樂,視線繼續放在播放器上。

    ……

    “楚柏,你進來!”廚房里傳來了袁嘉漁的呼喊。

    楚柏死死抓住沙發,視線放在電視上。

    我聽不見我聽不見,我什么都聽不見,

    隱身!

    快,快給我在彈幕上刷護體!

    我覺得、我還能被搶救一波!

    ……

    “楚!柏!!!!”

    “唔,我說我剛剛耳朵出現了幻聽你信嗎?好像有人在喊我……唔,特別真實。咳咳,嘉漁你先把放下,我覺得我還能再解釋一句。”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东京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