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爵魂 > 第三百一十五章 一切聽指揮

第三百一十五章 一切聽指揮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wwkhbb.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小清將云尋扶回了羽翎翔的住處,當小瘋魔正在修煉中看到云尋又是這幅樣子出現,大吃一驚。

    你這小子又干嘛了,把自己又折騰成了這幅模樣,云尋只是苦笑一聲,也沒有力氣和小瘋魔打趣。

    兩人將云尋扶到了云尋在小瘋魔這里的住處,云尋躺在床上輕輕的調整氣息,感受著體內的虧空。

    這下又把自己充盈的力量揮霍一空,不過,之前是將小喜安全的帶回來了,但是云尋又是想起了神識中的那個“云尋”,這次又是借助了他的力量,那個“云尋”說過每借用一次他對于身體的掌控就會此消彼長,力量雖強大,但是這種后患也是讓云尋所恐懼的,不過這次是真的沒有辦法,若是不借用憑他的力量去從一個擁有五階靈獸的大元師那里搶回小喜,那是不可能的,而當時小喜的狀態也是不可能被他體內的神識王冠召喚回去,沒辦法,若是再選擇一次,云尋還是會借用那股力量的,因為小喜對他太重要了,不只是作為一個魂獸,或是成為爵主的條件,同時它已經是云尋家人的一份子,他不允許任何人傷害他的家人,所有的修煉和目標,無疑就是為了將來的守護,所以這也是云尋不可觸碰的逆鱗。

    云尋躺下后,小清和小瘋魔也是沒閑著,小清熬制了一些湯藥,而小瘋魔則是去學院的藥閣去兌換了一些溫養身體的靈藥,云尋也是感覺到溫暖的感覺,好像每次受傷,至少還有這些人照顧他。

    小清熬好湯藥,將云尋扶起,身體下面幾個枕頭墊高,云尋躺著喝湯藥,也是服下小瘋魔的丹藥。

    而這時突然房外傳來龍吟聲,小瘋魔紋身出門,只見龍魂者洛河來到了這里。

    小瘋魔將洛河引入房間,洛河看了看躺著的云尋。

    好像一時無語,他本就不會說什么客套話。

    傷的重不重。

    嗯,還好。

    那就行。

    嗯。

    令人尷尬的對話。

    龍魂者洛河也是知道,接著從儲物袋中取出了一株還有些翠綠的植物,這個是傷靈草,爺爺讓我拿過來的,說是……

    洛河似乎有點不好意思說。云尋天真的問道,院長說什么了。

    洛河不得不開口。

    爺爺說這事為了懲罰你擅自闖入獸院,還殺其他學員的靈獸,破壞兩院團結的懲罰……

    罰你趕快好,再好好接受懲罰。

    洛河似乎覺得自己說不下去了,接著說完這句話便是告辭了。

    太丟人了……

    洛河乘龍而去,留下幾人有些轉不過腦筋發愣的幾人。

    我沒聽錯吧小胖子,這龍魂者洛河將這種靈草送過來,然后說是魂院院長為了懲罰他,是讓他還快好,接受懲罰,雖然這句話邏輯上沒錯,但是……怎么那么怪的感覺,這哪里是懲罰的樣子。

    嗯……我也覺得。小清也是迷怔的點點頭。

    對了他剛才說什么去獸院殺人靈獸啊,你還沒跟我說你這次這樣是怎么弄得呢,到底怎么回事啊。

    云尋則是不打算多說話,喝下湯藥后,閉目養神。

    而只能小清說了,于是小清將事情的來龍去脈都是跟小瘋魔說了一遍。

    我靠!云尋你這個牲口!

    小瘋魔聽完后,終于是忍不住大喊道。

    你小子竟然是將狄龍那小子的五階靈獸給宰了,我都不知道說什么了,你這牛的有點不像話啊,那可是五階靈獸啊!五階靈獸啊!你小子是怎么做到的。

    云尋被小瘋魔嘈雜的聲音吵的也睡不著。

    還能怎么做到的,就現在這幅樣子做到的。

    小瘋魔似乎想起了什么……

    你現在的樣子有點像上次挑戰賽后的情形,難不成……你又變成上次那種狀態了?小瘋魔試探性問道。

    云尋也只能默默點頭。

    小瘋魔恍然大悟,若是那種狀態的云尋,在小瘋魔曾經見識魂那個狀態的云尋多可怕后。對于,云尋斬五階靈獸,還能將大元師的狄龍嚇跑的事情反倒沒有那么震驚了,因為他是深有體會那個狀態的云尋到底有多可怕。

    你上次不是說過,動用那樣的力量會留下很嚴重的后遺癥嗎,不是不能輕易動用嗎。

    云尋也是無奈的說道。

    沒辦法啊,小喜受了虐待,還要被別人帶走馴化做靈寵,那種情況下,我也沒有別的辦法了。

    怪不得你會這樣了……不過你小子還是太亂來了。下次這種情況你應該叫上我的,最起碼不用到這種程度。小瘋魔說道?

    而云尋也是擺擺手,一臉無奈。

    事發突然,沒辦法……

    好啦,最起碼這次狀況比上次要好一點了,最起碼還保持著意識,沒有直接昏迷。

    接下來你還是在這好好的休養兩天吧……

    嗯。

    小胖子我們還是先走吧。這小子估計是很累了,讓他自己休息下吧。

    那老大你好好休息吧,我就先出去了,我不走,有什么事直接叫我就行。小清叮囑道。

    嗯去吧。

    哎呀你小子不用那么墨跡,你老大沒你想的那么柔弱,這小子生命力頑強的很,沒多久估計又生龍活虎了,快走吧,

    小瘋魔帶著小清離開了云尋的房間,而整個房間也是安靜下來。

    云尋躺在床上,也是很累了,于是閉著眼就睡著了。

    仿佛是一個夢……

    云尋出現在自己的神識海中,一片白茫茫,而這時那個眼神血紅的“云尋”出現了,他一臉輕松,有些邪異的笑著。

    第二次了~距離第一次動用我的力量好像也沒有多久~看來你是迫不及待將身體掌控權交給我啊,看來你也意識到,我才是最強的自己,只有交給我,才會把力量發揮到極致~對吧。那個云尋含著笑意繞著云尋一圈說道。

    你想多了……我的身體只能屬于我這個意識,而你只是我的另一個冰冷的次意識,次靈魂,永遠都是在我這個主魂的附庸,這次是因為迫不得已的原因,我才要借助你的力量,但是也是只有這一次了,我會盡快的提升實力,強大到不借用你的力量也能夠應對各種情況。

    呵呵~志氣不錯,就是要保持這股勁頭奧~

    不過我倒要看看你能堅持多久,力量的誘惑可沒有幾人人能夠抵制的,何況……

    以后的這種情況不會少的,只會越來越多你遇到的敵人也會越來越強大,而到那個時候,你還是要借用我的力量的~

    敵人會越來越強大,我也會越來越強大的!云尋說道。

    呵,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只有拋棄一些沒有必要的情感牽絆你才會完全的釋放力量,你的顧忌太多,多余的情感太多,而那些只會讓你軟弱~所以你永遠也不會強過我的。

    若是人沒有了情感那還叫人嗎,那所做的一切還有什么意義,我并不覺得那些情感會牽絆我,反而他們是我的動力,也是支撐我的力量,你是不會懂得,因為你的靈魂并不完整……

    哦?是嗎。

    那結果還不是一樣,現在躺著的是誰。

    突然云尋的眼前出現,小喜躺在一張石床上,石床上有能量涌入小喜身體,仿佛是在修復著小喜。

    云尋一見小喜,便是叫道,然而被神識之壁隔在外面。

    這是什么~還不是因為你太弱,它才會這樣。

    今天躺著的是它,明天以后或許躺著的是他,是她,是她……

    在石床上不斷出現云尋最親近的人……

    云尋的父親母親……

    小清,小瘋魔,小郡主,天宮閣的眾人,甚至出現了劍玲瓏……

    以后躺著的可能是其中的任何一個人,而他們都是因為你的弱導致的,而這些情感,這些人也是讓你軟弱的存在,最好的辦法就是斬斷它,不會有痛苦,不會有軟弱……

    弱,就是原罪,就是你的錯。

    而那時候我掌控你的身體才是你最好的選擇,也是唯一的辦法。

    因為我是你最強的力量。

    不是的……不是的……

    云尋反駁道。

    而那個云尋慢慢走向神識王冠,還是在說著。

    以后,你的一切都會由我接管,所有的一切。

    而我會斬斷那些讓這具身體軟弱的所有因素,最后只有力量,力量是唯一……

    你休想!不會的!我永遠不會讓這種事發生的!絕不可能!云尋有些大聲的喊道。

    呵呵……呵呵……

    另一個云尋走進了神識王冠之中,消失在神識王冠的黑暗中但是他的聲音和笑聲卻還是在整個神識空間中回蕩著。

    一切都會是我的……

    弱是原罪……

    我來掌控你的身體……

    一切都會消失……

    切斷牽絆……

    呵呵……

    呵呵……

    云尋在神識海中大聲的反駁,大聲的沖著神識海的虛空大喊著……

    不是的……不會的……不可能會這樣的……我會有力量保護好他們的……絕對不會讓那種事情發生的!

    不會的!不會的!!

    云尋突然是從睡夢中驚醒。大叫著。

    云尋醒來后,一身冷汗,看著周圍的情景,接著是終于松了一口氣。

    還好只是一場夢,不過卻是讓云尋心有余悸。

    怎么了怎么了老大,小清在外面聽到聲音過來看望。

    云尋抹了抹臉上的汗說道。

    沒事,小清,就是做了個噩夢。

    哦~原來老大做夢了,老大是經常做噩夢的~小清訥訥說道。

    經常?

    對啊,以前在外院的時候老大你就做過一次噩夢呢,正好我和小奇在呢。

    云尋回想了一下,好像是確實做過一次,那次的夢好像更為的詭異。

    對了,小清這幾天有沒有事情。云尋突然問道。

    額,沒事啊,老大,就是無聊的修煉,沒其他事,怎么老大你有事啊?

    嗯,過幾天我想回外院一趟,想找個人跟我一起回去看看……

    找我啊!找我啊老大!云尋剛說完小清就一臉興奮的湊過來。

    你想去?

    那當然啊,在內院無聊死了,整天就是修煉修煉,太沒趣了,老大就讓我陪你去吧。

    那你的修煉……

    哎呀,回來在修煉啦,耽誤不了多少的,何況在外院也可以修煉啦。

    云尋想想也是,便是應下,而小清一臉的興奮。

    就等過兩天好了就跟我去外院走一趟吧。

    沒問題,一切聽指揮~小清說道。!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东京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