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漢興 > 第591章 隴西之戰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wwkhbb.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共和1792年6月20

    華軍與黨項夏軍在隴西爆發大戰。

    戰斗的過程乏善可陳,畢竟不管夏軍做出怎樣的部署,有多少兵力上的優勢,或者夏軍士兵有多么英勇,在超越時代的華軍面前,都沒有什么特別的意義。

    這一天中午12點10分,雙方同時向對方靠近。

    12點13分,華軍炮兵在1500米距離上首先發言,一枚枚十斤重的鐵球帶著駭人的嘯聲撲向夏軍陣線。

    大約兩分鐘后,華軍炮兵取得第一發命中,這枚實心彈從夏軍陣線左側切入,沿途殺死所有擋在前面的人,擊穿了整個二十人厚的陣列,透陣而出。

    夏軍為此付出26死14傷的代價——只有一發炮彈,兩排二十列,共四十個人全部非死即傷。

    十幾秒鐘后,更多的炮彈從不同角度撞進密集的人群,夏軍士兵的慘叫聲不斷響起,長長的夏軍陣列被兇狠的炮彈開出一條條血肉胡同,斷肢與碎肉填充期間,宛若阿鼻地獄。

    以至于連左鶴林都能清晰的感受到敵人的痛苦和絕望。

    在這種打擊下,排在前面當炮灰的撞令郎毫無意外的迅速崩潰了。

    華軍兩個十斤炮連以五輪齊射作為隴西戰役的開場白,并且一舉擊潰夏軍的第一個陣列。

    接下來的戰斗也是順理成章。

    攜帶精準步槍(專門調試過的十毫米口徑標準三型擊發線膛槍)的精銳選鋒三五成群的游走在急速逼近的兩軍陣列之間,不時有人停下來用有4倍瞄準鏡的擊發槍對夏軍開火。

    他們選擇的目標是夏軍第二陣,那些步拔子中。穿著華麗鎧甲,或者看起來像是軍官、貴族的人。

    夏軍有一個特色,那就是大部分士兵(特別是步兵)裝備一般自理,這樣的政策造成的后果就是,那些有錢的軍官和貴人通常能裝備更好,也更顯眼的鎧甲,而普通士兵則沒有。

    在冷兵器作戰的時候,華麗的鎧甲沒有任何問題,但面對裝備大量精確步槍的華軍,那些軍官和貴人就成了子彈磁石。

    這世上,凡是人能穿的動的鎧甲,都無法抵御米涅彈的直擊,而站在陣列中的甲士,根本無從躲避死神的注視,他們只能昂頭挺胸直面致命的子彈。

    除非這些黨項和吐蕃貴人們愿意解散陣型,而對于一直冷兵器軍隊,這意味著軍隊徹底失去戰斗力。

    華軍用熾熱而精確的火力單方面屠戮可憐的夏軍,沒有任何意外,在雙方主陣接觸之前,第二陣夏軍的神經崩斷了。

    不知道是誰帶的頭,第一個夏軍忍受不住開始向后逃走,結果帶動整個夏軍陣線崩潰,潮水一般的步拔子怪叫著轉身逃跑。

    實際上,不論是左鶴林還是禹藏花麻,此時兩軍統帥都已經明白——勝負已定。

    然而禹藏花麻并不打算停止戰斗。

    因為他帶領兩萬大軍,其中還有夏國國主專門調配給他的潑喜軍,帶著這么多人,若是就此收手,那么他除了損兵折將以外,等于什么都沒做。

    何況,禹藏花麻畢竟是個吐蕃人,在以黨項人為主的大白高國(夏國自稱)立足自保,強大的武力和地盤是必須的。

    而這次跟著他來的部隊,除了潑喜軍之外,其余大部分都是禹藏家的私兵,若是把幾千步拔子全扔了,那么接下來嵬名家肯定會把禹藏家生剝活吞。

    禹藏花麻那個駙馬的身份一點作用都不會有。

    因此,即使他已經明白此戰必敗,也必須繼續打下去,至少要盡量把已經被擊潰的步拔子多救出一點來。

    “命令潑喜軍前進!”禹藏花麻大聲命令:“去跟那些漢狗對轟!把他們打垮!”

    以華軍炮兵的表現,潑喜軍必然打不贏。

    不過……,誰讓潑喜軍不是禹藏家的人呢?嵬名家的兵死多少,禹藏花麻都不會感到心疼。

    可惜,正是因為潑喜軍是國主嵬名家的兵,他們可不見得會忠實執行禹藏花麻的命令。

    “我們不去。”潑喜軍正將(夏國的軍銜系統,從上到下依次是:將、正將、副將、正副行將、正副佐將、正首領、小首領)毫不客氣的說道:“我們打不過那些大炮。”

    前兩陣崩潰的時候,他就已經明白,那些架在駱駝背上的輕型扭力投石機根本不可能是大炮的對手,所以他直接拒絕投入到必敗的對轟戰中。

    禹藏花麻對潑喜軍的抗命有心理準備,他直接一揮手,兩個禹藏家的鐵鷂子上前,把毫無防備的潑喜軍正將按到在地,然后直接一刀砍下他的頭顱。

    禹藏花麻用長槍挑起那死不瞑目的首級,冷冷的對潑喜軍副將說:“你指揮,上!”

    副將目瞪口呆的看著自己頂頭上司的首級,大張著嘴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你也想死嗎?”禹藏花麻喝道:“快帶著你的人上!”

    那人渙散的眼神重新開始聚攏,他指著禹藏花麻的鼻子大聲罵道:“你!你這蕃狗!你居然殺了……”

    “宰了他。”禹藏花麻急促的揮揮手。

    禹藏家的鐵鷂子再次上前,潑喜軍副帥血粼粼的首級很快也掛在槍尖上。

    “你也想死嗎?”禹藏花麻冷冷的問一個潑喜軍的正行將。

    “不……,不想……”

    這人被嚇壞了。

    “那么你指揮,你上!”禹藏花麻是真著急了。

    華軍主力步兵已經開始沖鋒,再耽誤半刻鐘,那些步拔子也沒有救得必要了。

    “遵……,遵命……”

    禹藏花麻用自己的親衛隊頂住潑喜軍,強迫這些“中央軍”對華軍發起反擊。

    當然,他也沒有讓潑喜軍自己頂上,這樣除了浪費兵力外毫無作用。

    因此禹藏花麻還是扔出了最后的底牌:鐵鷂子騎兵。

    禹藏花麻的計劃是,潑喜軍頂在中部陣線,跟華軍對射一陣,全死光也沒什么,只要能吸引華軍的火力就成。

    鐵鷂子騎兵則從兩翼包抄,只要能迫使華軍步兵稍稍后退,讓步拔子安全脫離戰斗,禹藏花麻的目的就算達到了。

    然而,左鶴林是不可能放過這么好的機會的,他實際上比禹藏花麻做出最后決定之前,更早的發動了總攻。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东京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