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少加一點糖 > 65 番外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wwkhbb.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    很多很多年前, 許珂還是個任性妄為的大小姐。

    有一年,她跟幾個富二代一起飆車闖了禍,被她父親丟到了山區里悔過自新。

    那一天山里天氣很好, 但對于那時走到窮鄉僻壤的許珂來說,無異于烏云密布。

    “這什么破地方?這是人住的嗎?!”

    “有沒有搞錯啊, 這是什么窮鬼住的地方!”

    “你看看這房子好像都快塌了!你們是不是想來給我收尸啊!”

    許珂一邊訓斥著邊上比自己大了一輪的男人, 一邊看著眼前的屋子,感覺自己的世界觀一點點地崩塌。可是, 父親派來的這人根本不吃她這套,匆匆把她送到這后就匆匆的走了,生怕她轉回身拉住他似得。

    可許珂……是一定會留下的, 因為比起被父親送到國外好幾年不能回家,還不如在這熬過三個月。

    許珂拖著行李箱往里又走了幾步,就是在這個時候, 她看到了那個少年。

    少年穿著有些舊的深藍色外套和黑色褲子,正目不轉睛地看著她。許珂站定在原地,視線在他臉上轉了一圈, 皮膚算不上白凈, 可五官卻是很好看的,比她認識的那群男生都要好看。

    不過, 好看又怎么樣。

    許珂現在是一點心思都沒有,瞥了兩眼后就收回了視線, 滿身煞氣。

    “你就是阿珂吧。”就在這時, 一個老人走了過來, 很黑,穿的衣服也破破的,渾身上下都讓許珂感覺到心塞二字。

    她不太情愿地嗯了一聲。

    “來來,跟奶奶回家吧,你餓不餓啊,要不要吃點什么。”

    她的普通話帶著濃重的口音,很不標準,許珂聽不太明白,只能敷衍地又嗯了兩聲。

    跟著奶奶走回家的時候也離剛才那少年越來越近了,側眸間,那人還在看她,

    許珂二話不說就瞪了過去。

    看什么看啊臭小子!覺得我很慘是不是!!

    沒人覺得許珂慘,除了她自己。

    她在經歷了房間窗戶是紙糊的,睡覺的被子有個詭異味道,吃飯的地方就在草堆邊,桌面上的飯菜還顏色不辨等等讓她匪夷所思的事后,她徹底崩潰了。

    第二天,她就拖著行李箱從那小屋子里出來,怒氣沖沖地往山下走去。

    去山下的那條路的附近都有人在勞作,他們看著從城里來的大小姐臉色鐵青地拖著那箱子時,都停下了手里的事,有些好奇地看著她。

    “靠!靠!這他媽到底是什么地方!這里的人都怎么活下來的!”許珂整個人都氣得發抖,“許江遠你這個混賬玩意,竟然真把我丟在這不管了,我還是你女兒嗎!”

    許珂身上什么通訊設備都被沒收了,箱子里除了一點生活用品和衣服,連個小零食都沒有。她邊罵邊往下走,可走了一個小時后,不僅罵不動了,也走不動了!

    這山路很不好走,而且她還拖了一個行李箱,能走到現在已經是極限。

    許珂坐在路邊,腿疼的要命。

    山下有一群孩子往上走,他們放學了。

    走到這的時候看到路邊的石頭上坐了一個女孩,很白,很漂亮。穿在身上的裙子和鞋子都是他們從來沒見過的款式,很新,一塵不染,一眼望去似乎就是個閃閃發光的小人。

    許珂也看到他們了,瞥了一眼,對著站在最前面的小姑娘招了招手:“誒,我問你個問題。”

    小姑娘怯生生地看著她。

    許珂道:“沒別的意思,你怕什么。我就問一下從這到可以打電話的地方還要走多久。”

    “打電話……去,去鎮上。”

    “我知道,要走多久。”

    “這里下去,還有兩個小時……”

    許珂:“……那要去可以坐車的地方呢。”

    “去了鎮里之后,可以坐……坐三輪去汽車站,然后就可以坐車了。”

    許珂心里低罵了一聲,兩個小時??現在就是十分鐘她都走不了了!!!

    一群小孩看她兇神惡煞的樣子,都不太敢說話,默默地過去了。

    天漸漸黑下來,許珂一個人坐著,回去,遠;下去,更遠。

    她坐在那,突然覺得委屈得要命,也餓得要命。

    想著想著,就哭了,眼淚一顆一顆往下掉。

    自己簡直就是世界上最慘的人。

    “給。”

    突然,眼前伸過來一只手,而那只手上放著一塊手巾,有點舊,但看著是干凈的。

    許珂又是眼淚又是鼻涕,抽過來,狠狠地擦了兩把。

    抬頭,看到一張清秀的臉。

    “是你。”

    這個男生她知道,就住那小破屋子隔壁,昨天晚上是他給她送了個饅頭以至于她沒餓死。

    “你怎么在這。”男生講話有點輕,不過四下安靜,她倒也挺清楚了。

    許珂:“我要下山。”

    男生:“天黑了。”

    “我知道啊!”許珂氣呼呼道,“我怎么知道這么遠!”

    “回去。”

    許珂冷哼了聲,沒動。

    “回去吧。”

    “回去能干嘛啊!睡的地方沒法睡,吃的東西沒法吃!我回去能干嘛嘛。”許珂說到最后聲音都在顫,委屈死了。

    男生猶豫了下:“但是,你肚子在叫。”

    許珂:“……”

    “想吃東西嗎。”

    許珂:“……廢話。”

    “回去,我,我給你做。”

    許珂猶豫了下,抬眸。月光下,眼前的男孩眼神清亮,但臉頰卻有點紅。

    嘶……這山溝溝里怎么能冒出個長這樣的。

    “你做什么啊,饅頭嗎。”

    男孩愣了一下:“你想吃別的……我想想辦法。”

    許珂吸了吸鼻子,倔強道:“不好吃我可不吃。”

    男孩沒說話。

    許珂從石頭上站起來了,拖著行李箱往回走。

    男孩就在她身后,放慢了腳步,默默地跟著。

    許珂懷疑她腳起泡了,走了半個小時,腳比剛才還痛。

    “你們這就沒有車嗎?兩輪的也行啊。”許珂在原地蹲下,腳底酸得她眼淚快飆出來了。

    “你走不動了?”

    “這路這么難走,我腳都要抽筋了。”許珂今天一點都沒吃,再加上超乎她平時的體力消耗,面色慘白慘白的。

    男孩顯然也有些為難,他想了半天,在她前面蹲了下來:“要不然……我背你。”

    許珂:“……”

    “行,行嗎?”男孩回頭忐忑地看著她,臉比剛才更紅了。

    “真的假的?”

    “嗯。”

    “你不累?”

    “不累。”

    許珂心里狂喜,免費勞動力啊,不用白不用。

    于是她端著臉,朝他那挪了一點:“是你說要背我的啊,我沒這么要求。”

    “嗯。”

    許珂爬到他背上,他衣服很舊,不過跟他人一樣,是干凈的,而且還有一點點肥皂的清香。

    “誒我箱子。”

    “你抱緊我,我來拿。”

    “哦。”

    男孩把她背起來,手上拖上一個行李箱,慢慢往上走。

    天色又黑了些,不過借著月光能看清路。

    許珂不用走路本來應該是爽得很的,可是她餓啊,餓得前胸貼后背,一點力氣都沒有,只能靠在他肩上,有一搭沒一搭地說著話。

    “喂,老是我在說,你就不能說幾句話嗎。”

    男孩側臉有點發窘:“說什么……”

    “嘖……我就問你你這么幫我做什么。”

    “你住隔壁。”

    “就這樣?”

    “嗯。”

    “兄弟,那你真是個關心鄰居的好孩子。”

    “……”

    許珂百無聊賴,突然想起個很重要的問題:“對了,還不知道你叫什么。”

    男孩背著她,一步一步的往前走。聽到她的問題,他的下顎微微繃起,一字一頓地吐出了名字:“江棄之。”

    **

    好不容易回到了那破屋子,許珂從人身上下來,接過了他手里的行李箱。

    “小江,你要給我做什么吃,快點啊,我真的快餓死了。”

    江棄之有些迷茫地看著她,似乎還沒反應過來她這個小江叫的是他。

    許珂:“看什么看,快去啊。”

    “……嗯。”

    少年少女一塊進了屋。

    江棄之速度也快,沒一會就給她做了碗面出來,雖然沒有肉,但是有幾片青菜和一個荷包蛋。

    許珂看到那個荷包蛋眼睛都要瞪出來了,拉過來,稀里嘩啦沒幾分鐘就把面全吃完了。

    她真的餓慘了。

    “你做的東西沒有奇怪的味道。”許珂吃完后,滿足地說了這么一句。

    “奇怪的味道?”

    “對啊,就有點嗖嗖的……哎我也不知道怎么說,反正我不喜歡那種味道。”許珂想了想道,“喂,要不以后我在你這吃飯吧。”

    “……”

    “反正也就隔壁,也沒差么。”許珂見他沒點頭,湊上去拉著他的袖子,撒嬌道,“行不行啊?江棄之?小江?小帥哥?喂……行不行啊。”

    江棄之微微側眸,看到他邊上的女孩離他很近。近到他可以聞到她身上很好聞的味道,近到他能看到她白白的耳朵上有一顆小小的痣……

    她可憐兮兮地討好的樣子,好像……初冬里的剛飄下來的雪花,很漂亮,但一碰似乎就會融化掉。

    所以江棄之不敢動彈,只得在她越來越近的聲音中,短暫地點了下頭。

    許珂看著他發紅的耳朵,得逞地揚了揚眉:“那謝啦,我以后一定會好好的回報你,真的。”

    彼時句話其實只是許珂隨口一說,她從來沒有想過在未來的某一天,她真的用各種方式,好好的“回報”了他。

    更沒想過,未來的未來,身邊這個單純的男孩會以另外一個身份出現在她的生命中,然后,永遠不離開。 166閱讀網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东京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