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少加一點糖 > 55 抹茶千層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wwkhbb.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    第二天醒來的時候, 正見肖期站在衣柜前穿衣服。寬肩窄臀,身型修長,兩條腿包裹在西裝褲子, 說不出的好看。

    許珂瞇了瞇眼睛, 挪到床邊, 伸出一條腿往他屁股上踩。

    肖期被踩了一腳后往前晃了一下, 回過頭, 那人窩在被窩里,一條長腿從被子邊沿竄出來, 很是欠收拾。

    肖期笑了一下,把領帶系好,回身抓住了她的腳踝。

    “醒了。”

    許珂單手支起腦袋:“嗯, 你怎么這么早……”

    “不早,下午還要開記者會, 你也得起來了。”

    經過內部商討,關于k one在網上的事必須來個正式的反擊,要不然以后在業界就總是會有抄襲、哄抬物價等聲音纏著。

    這次肖期出席,不過是為了以百涵的信譽給k one在行內立威。

    許珂往回縮了縮腳,然而肖期握得緊,她沒拉動。

    “我知道我要起了, 嘶……我腰酸……”

    肖期單膝跪在床邊, 手從她的腳踝往上滑, 人也壓了下來:“我幫你捏捏。”

    于是那只手從尾部滑到腿根捏了兩把, 許珂嚶嚀一聲, 弓起腰瞪了他一眼:“捏哪呢,那是腰嗎。”

    肖期輕笑一聲,把她整個人從床里撈出來:“我看不見。”

    許珂哼哼,手卻是順從地攀上他的肩膀。

    “衣服……”

    肖期從衣架上扯下一個浴袍把她裹了起來,然后跟哄小孩起床似得拍拍她的背:“去吧,刷牙。”

    許珂哦了聲,低頭綁浴袍帶,磨磨唧唧的,速度比平時慢三倍不止。肖期看不下去,直接彎腰把她從床上抱起來。

    “誒?干嘛?”

    “懶得動是不是?”

    許珂也不是懶得動,就是沒睡飽,人沒精神,“我昨晚說了你別那么折騰我,這幾天夠累的了。”

    肖期連連稱是,把她抱進浴室,放在了洗臉池邊上。

    許珂見他春風得意一點沒有知道錯的樣子,無話可說了。

    “刷牙。”肖期給她擠了牙膏。

    許珂漱了口水,勉強對他的服務表示滿意。

    慢吞吞地刷完牙后許珂從大理石上跳下來,彎下腰去洗臉,洗完臉抬起頭,發現肖期還在邊上站著。

    “看什么。”

    肖期走過來攬著她的腰,看著鏡子里道:“許珂,這樣的場景像不像我們的婚后生活。”

    許珂也隨著他的視線看向鏡子,鏡子里她穿著浴袍,發絲凌亂,而他穿著襯衫打著領帶,頭發甚至都吹得整整齊齊了。

    許珂想了片刻,認真道:“你不覺得這看起來更像出門打了個炮嗎。”

    肖期:“……”

    “還在酒店這種地方,看起來不要太曖昧。”

    肖期深吸了一口氣,一把捏住她的臉:“你嘴里有好話嗎。”

    許珂轉頭就咬了他一口,調笑道:“怎么了,跟我當炮友委屈了你。”

    肖期瞇了瞇眼,咬牙切齒道:“不委屈,求之不得。”

    說著,伸手探進她的衣袍里捏住那心口的位置。許珂吃疼,轉身就想推他,然而她一有這個想法就已經被肖期壓在了大理石臺上。

    “喂你——”

    “昨天沒夠,既然是炮友,再來一次?”

    “我去你媽的……唔!”

    身上壓著的人跟塊石頭似得壓的她動彈不得,他嘴上肆意地她交纏著,一只手也不客氣地把她的腿抬了起來。

    許珂猝然瞪眼:“肖期……嗯……肖期!下午還有事呢……出,出門……”

    肖期被她蹭的渾身是火:“其實還早……”

    “早個屁!還有一大堆事要處理!”

    昨天那般糾纏一夜,她現在還疼著。

    但疼歸疼,被他抵住的感覺又像螞蟻細咬一樣噬骨。昨晚的畫面又像潮水一般涌來,光想想就夠腿軟的。

    “你別鬧了……”

    許珂萬分克制地推開他一些。

    時間上確實是有些緊的,肖期在她脖子里喘了一口氣,不滿道:“誰讓你撩拔。”

    許珂真是無辜透頂:“我哪句話像撩拔,明明是你泰迪上身。”

    肖期退后一步,低頭一瞥間,無意看到黑色的西裝褲上有一小片潮濕。接著他抬眸對著許珂低低一笑:“說我說得這么開心,你自己不是也很能忍。”

    許珂也看到了,瞥過頭,難得有點囧。

    “阿珂。”肖期靠到她耳邊,低聲道,“你說你怎么這么多……”

    “閉嘴。”許珂及時捂住了他的嘴巴,“你管的著嗎。”

    他張嘴她就知道他要說什么,于是一掌把他嘴里那個即將蹦出來的“水”字壓了回去。

    肖期的眼睛都笑彎了,悶悶的聲音從她掌心傳來:“沒有,我的意思是,我很喜歡。”

    **

    下午,百涵和k one召開記者會。許珂、邵恒、沈霖霜還有肖期和百涵幾個高管都出席了記者會。

    記者會開始后,百涵的劉經理在肖期的命令下出來表達兩個公司的意思。關于網上抄襲惡評和黃牛事件都做出了一個很好的闡述。

    首先是發布不實言論的幾個網友已經被查到id送到警察局接受調查,調查結果是這幾個網友是收人錢財,受人指使才在網上故意帶節奏,主要是為了擾亂第二天即將比賽的許珂。但是這幾個網友除了老實招供這些之外就沒法再說下一步,因為他們收錢也是在網上,不知道對方是誰。

    第二件事是黃牛炒價格事件,這件事kone已經拿出解決方案,現在價格也得到了很好的控制。

    “如果說是為了擾亂第二天比賽的許珂,那是不是說明幕后的人也是參賽的之一呢?”底下有記者問道。

    劉經理:“這件事我們目前沒有證據,所以不能隨意發表言論,但是,不排除。”

    “那許小姐,你現在已經是國宴甜點師,對之前的抄襲事件你有其他看法嗎。”

    劉經理:“這個事……”

    “劉經理。”許珂看了他一眼示意她要說話,劉經理點點頭,退后一步。

    許珂:“抄襲事件我不承認,我永遠也不會抄襲江記塢。”

    “但是菜單上的菜品確實是相近的。”

    許珂笑了一下:“不知道這位記者有沒有分別嘗過k one和江記塢的東西,如果沒有我邀請您下去我店里,如果是有……那么,我相信一定不會說出這話來,菜單上菜品相近,可是每件菜品做法不同,原料不同,我敢保證味道上是天差地別。”

    “那我能問一下,您為什么要這么做嗎?江記塢的招牌是千層和海綿蛋糕,k one也是。”

    許珂:“我只是想比江記塢做的更好。”

    記者一聽,立刻找到了爆點:“這么說,您的目的的確是和江記塢直面剛?”

    “抄襲我不承認,直面剛……我承認。”許珂看著說話的那個記者,“我的目的,確實就是和江記塢爭一個高低。”

    “江記塢已經幾十年,是個老品牌,您這么有信心嗎?”

    “我父親曾經說過,做料理一定要有創新,尤其是甜品,它沒有最好吃,只有更好吃。我想做到比江記塢更好。”

    “怎么感覺您對江記塢這么有敵意呢。”

    “我對江記塢沒有敵意,但我對江記塢后面那個人……”許珂輕笑了聲,飽含諷刺,“我其實做這一切都想告訴他,他拿走的東西本來就不屬于他,江記塢在這十年來沒半點發展我看著也怪心痛的,如果他還有點良知,就應該放手了。”

    底下頓時一片騷動。

    “你說的是江記塢的老總歐陽成嗎。”

    許珂不答,但卻突然目不轉睛地對著鏡頭說道:“我會從你手里把原本屬于我父親的東西一點一點拿回來,所以,即便你干擾我參選國宴甜點師一事也沒用,江記塢原有的榮耀永遠都會屬于許家,不會是你。”

    原本這個記者會開起來是為了用百涵給k one在業界立威,但現在不僅立了威,許珂聽起來模棱兩可更是突然給了歐陽成一個巴掌。

    記者會結束后,許珂在自己的微博上發表了兩篇微博。

    一篇敘述了她幾年間的事。這條微博里并沒有提到歐陽成,她只是把自己父親從入獄到死亡,再到自己一無所有、被父親的徒弟接濟、再到留學的經歷寫了出來。

    可偏偏是這樣,眾人才開始奇怪,許江遠當年是入獄了沒錯,但許氏那么大,作為獨生女的許珂怎么可能會走到那個地步。除非是有人故意抹殺了許家的后路。而抹殺后路的這個人,除了全盤接手江記塢的歐陽成,又會有誰……

    第二篇比較內涵,她把選拔國宴甜點師那天所發生的所有糟心事都說了出來,最后慶幸自己還有二手準備。

    兩條微博前后間隔了三個小時,而這種電視劇般的情節當然有熱點,于是,網友的展開了熱烈討論。有人開始瘋狂diss歐陽成,也有人對許珂的言論表示懷疑。

    【我是覺得江記塢的東西越來越不對味了,一般都不會去吃了】

    【說實在的k one的味道就是比較好啊】

    【kk比賽那天明顯是被人害了吧……】

    【靠!!許珂竟然是許江遠的女兒?牛逼啊】

    【許江遠多年前是因為偷稅漏稅死在獄中的,那人死都死了,歐陽成接手企業也正常吧】

    【拜托哪里正常?接手就接手唄,至于趕盡殺絕嗎?小姑娘有什么錯】

    【許江遠一代大神,那時有錢的要死吧,不至于鋌而走險,存在被陷害可能】

    【有錢的人往往更愛錢!那些明星偷稅還少嗎!】

    【垃圾歐陽成(白眼)】

    ……

    網上議論紛紛。

    許珂站在房間的陽臺上,深深地吐了一口氣。

    “不高興?”肖期不知道什么時候站到了她邊上。

    許珂轉頭看了他一眼,“我本來不想拿我父親說事,我怕網上又有人要譴責他。可我又想……我既然要和歐陽成正面對上,身份遲早也是瞞不住的。”

    “今天你沒有做錯。”肖期目光落在遠處,“輿論大部分是站在你這邊。”

    “可我看到網上那些說我父親不好的,我還是控制不住生氣。”許珂扯了扯唇角,“好希望有一天能幫我爸洗清冤屈,可惜啊……這么多年過去,一點證據都不會有了。”

    肖期看著許珂皺眉的模樣,有些心疼地攬住了她:“許珂,總有一天會真相大白。”

    “說起來簡單,做起來可不容易。”

    肖期側眸看她:“那我保證。”

    黑夜沉沉,深不見底的眸子仿佛有什么致命的吸引力。

    許珂望著肖期的眼睛,感覺心口又開始一陣亂跳。她深吸了一口氣,對身邊的人笑了一下,“好,總一天會。” 166閱讀網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东京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