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少加一點糖 > 53 抹茶千層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wwkhbb.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    冰庫那邊的水果全壞了意味著什么?

    意味著許珂這次選拔要用的主原料消失了。

    “你說什么?九點到的那一批?怎么會全壞!”邵恒怒喝。

    小員工臉都白了:“我們輪流去巡邏的, 大家都不敢懈怠, 可是、可是就剛才,輪到我去的時候我發現里面的水果都壞了, 近距離聞……好,好像被撒了什么東西,味道很刺鼻……”

    “許珂!”

    沒等員工說完許珂就已經沖出門去, 她一路跑向冰庫, 下樓時還拌了一下險些摔倒,好在被后面跟上來的肖期拉住了手臂。

    “許珂, 你冷靜點。”

    “冷靜個屁!”許珂揮開他的手,沖進了放置水果的冰庫。

    此時,大大小小的工作人員都已經在里面站著了,看到許珂進來, 一個個撇開頭不敢對上視線。許珂寒著一張臉,聞著冰庫里怪異的味道, 慢慢走上前,伸手便要去動箱子里的柑橘。

    “老板!”邊上一員工上前擋開, “這上面應該被灑了什么農藥, 你手還是別去碰了……”

    “怎么回事。”許珂沉聲道。

    “我, 我們……”

    “我問你怎么回事!”許珂猝然回頭盯著眼前的人, “我千叮嚀萬囑咐要你們看好這批貨!結果呢!你們干什么吃的!”

    許珂平時做事嚴謹、偶爾也會嚴厲地說話,但從來沒有像此刻一樣, 怒氣完全不加掩飾。

    一群人都啞口無言, 有膽大點的愣了好一會才上前道:“從九點開始到現在的兩個小時之間我們一直有在輪流看守, 可是……可是真的不知道為什么……”

    “行啊你們,現在出了這事一句不知道為什么就完了!你們知不知道這些東西有多重要!今天看守的人全他媽給我站到前面來!”

    一眾人稀稀疏疏,四個人站了出來。

    肖期擰著眉頭,上前拉住許珂:“許珂,現在談誰的責任也來不及了,你先冷靜冷靜,一點鐘你必須到’海上廚房’,我們必須先把原料的問題解決——”

    “怎么解決!”許珂紅了眼,“材料本來就要提前一個小時送到那邊檢驗,算起來也只剩一個小時,衡市那邊送過來要四個小時,你讓車做火箭啊!”

    許珂眼底的絕望和狠絕太過明顯,肖期呼吸一滯,輕聲道:“想想別的辦法,好嗎,我們或許可以用其他材料?”

    “要是其他材料可以我何必跑到衡市?”許珂眼底一層水光,“本來就沒有必勝的把握,現在好了,沒開始就結束了。”

    “先去試試,或許可能呢。”現在說什么都顯得有點單薄,但肖期明顯擔心許珂崩潰,“阿珂,即便這次真的不行其實對k one也不會造成巨大影響,有是錦上添花,沒有也不至于——”

    “你懂什么!”許珂怒斥道,“這本來是我父親的,現在我要把它從歐陽成那個雜碎那里奪回來,這不是你的事,你當然說的輕巧!”

    肖期面色一僵:“你……”

    許珂寒著眼,一言不發,繞開眾人就從冰庫中離開。

    肖期幾步欲跟上去:“許珂!”

    “別煩我。”

    肖期停下腳步。

    冰庫一眾人面面相覷,都不敢說話。

    沈霖霜尷尬著上前:“我,我去看看她。”

    **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國宴甜點師選拔的時間點已經慢慢接近。

    k one 亂做一團,而此時的城南,某大廈辦公室內。

    “怎么樣?”歐陽成淡定問道。

    “許珂在冰庫里打鬧了一通,臉色極差,后來就把自己關在她那廚房里了。”

    歐陽成冷笑一聲:“肖期呢。”

    助理小陳忙道:“肖期似乎也不高興,從k one車間出來后就回了百涵。”

    歐陽成勾了勾唇:“許江遠那女兒終究是大小姐脾性,肖期這樣的天之驕子能被她折騰幾通?”

    小陳:“那……那咱們現在還要讓人看著他們嗎。”

    “不用。”歐陽成看了看時間,“還有半個小時選拔就要開始了,讓傅明好好準備,其他的暫時不重要。”

    “是。”

    “讓司機把車開過來,我們也過去吧。”

    “好的。”

    國宴準備中心:“海上廚房平臺”。

    由傅明作為主甜點師的江記塢團隊已經到達中心內,另八家團隊也都已入場,唯有百涵集團參股的k one,遲遲不見甜點師的蹤影。

    歐陽成和幾個工作人員在一旁的貴賓席上觀戰。

    小陳低聲道,“許小姐一直在車間的廚房沒出來,我看這次是直接棄賽了。”

    歐陽成的目光遠遠落在賽場上:“從小被慣大的,心理素質差也不意外。”

    小陳狗腿地笑笑:“就是說,她這種小年輕怎么能跟您比——”

    話音剛落,小陳突然發現歐陽成嘴邊的笑意僵了一瞬,他抬眸順著歐陽成的視線看去,只見不遠處的入口,以許珂為首的k one團隊正徐徐入場。

    “她,她怎么……”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小陳感覺許珂的視線從入場起便落在他們這個方向,冷漠、傲慢……眼底的詭譎和輕蔑如同細針一般朝他們這邊扎來。

    小陳渾身一冷,有些無措地看向歐陽成。

    相較于他這種小年輕,歐陽成就鎮定多了。他瞇了瞇眼,冷嗤一聲:“竟然還是強行上場了。”

    小陳呼出一口氣,連忙道:“您放心,從衡市那個果園出來的貨車我們都有盯著,并沒有一輛是給k one這般補貨或者備用的。”

    歐陽成面無表情:“那就看看她要搞出什么花頭吧。”

    評審是國家級別的人物,不論是哪方面,今天這場比賽的嚴格程度都是頂級的。

    比賽正式開始后,各家甜點師都開始忙碌起來,歐陽成雖對自家甜點師傅明信心十足,但目光也偶爾忍不住朝許珂那邊的隊伍看去。

    她的團隊總共四人,兩個下屬打下手做些簡單的事,邵恒當副手幫她擺盤調汁,而最主要的工作都由許珂一個人上。她全身心地投入到繪制和烤制當中,周圍的聲音似乎都被她隔離在外。

    歐陽成皺了皺眉頭,覺得這跟助理口中“大發脾氣,把自己鎖進廚房的人”有所差別。

    而且,她現在在做的東西明顯沒有任何水果元素,難道說,沒了原料后,臨時決定換作品了?

    呵,也太魯莽了。

    **

    比賽的時間一點一點用盡,當鐘聲敲響的時候,許珂松開手退后了一步,口罩下的嘴唇緊緊地抿起。

    評選團隊從1號那里開始品嘗過來,一個一個輪下來,慢慢的,走到了她的前面。

    評審團總共有七人,為首的那人是個四十多的女人,穿著打扮正統,西裝中跟,挑不出一絲錯來。

    “k one……你是主甜點師?”

    許珂點點頭:“是。”

    女人笑著看著她:“年紀倒是很輕。”

    許珂摘了口罩,回以一笑,并不多嘴。

    女人看了看眼前的作品,眸中閃過一絲驚艷。她回頭跟幾個評審團聊了幾句,又回頭看向許珂:“談談你的想法。”

    許珂暗吸了一口氣,開口道:“據我所知,這次國宴會邀請來自全球24個國家的夫人,所以我的作品完整地由24份組成,寓意二十四節氣。立春、雨水、驚蟄、春分、清明……每一份都由含中國風韻的花束描繪,這是西點,但也包含了中國元素,以兩者融合來表達我們國家對待外賓的友好。”

    “二十四節氣……”評選團連連點頭,“好精致啊。”

    “這花好漂亮。”

    “除了喂飽口腹之欲,我們也要喂飽眼睛,更要喂飽精神。”許珂淡淡笑道,“我不知道這道甜點在味道上會不會輸給其他甜點,但是我相信在視覺上它更賞心悅目,也更貼合我們這次的宴會,當然,它也能讓外賓們多了解了解我們中國的文化。”

    評選團連連點頭,許珂見此,示意后面的人將甜點端過去給他們品嘗。

    一評委看著前面的甜點,笑著跟邊上的人道:“我看著有點舍不得吃了。”

    “哈哈同感。”

    “現在可真是英杰輩出啊。”

    “青出于藍。”

    “是是。”

    說著,幾人開始品嘗起來。

    “嗯,很奇妙的感覺,味道很好。”

    “本想著可能只是看著好看,沒想到吃起來也很不錯。”

    ……

    評委說的并不多,但寥寥幾句足以安撫許珂的心。

    等嘗完所有隊伍的作品后,評審團回到了內間進行決策。許珂到此時才真正的松了口氣,她跟著所有的甜點師一同走向休息區,在那等待結果。

    休息區和貴賓區在中心兩邊,許珂坐上去的時候,正好和歐陽成面對面。

    “冰庫那邊怎么樣。”許珂問。

    邵恒:“放心,都看著。”

    許珂:“師父,有內鬼對不對。”

    邵恒有些沉重地點了點頭:“人都是我選的,是我疏忽了。”

    許珂搖搖頭:“人在金錢面前都是容易被誘惑的,歐陽成想收買一個人也不難,你哪能看住每一個人。”

    邵恒:“這次……差一點。”

    許珂:“沒事,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邵恒淺淺一笑,看著她奸詐的側臉有些無可奈何:“是啊,你是魔啊。”

    十多分鐘后,品審團出來了,許珂揪著手,心都被提到了嗓子眼。

    評審團走到了中間,其中,為首的那個女人上前走了幾步:“大家久等了。”

    許珂看了不遠處的歐陽成一眼,他看起來冷靜得很,明顯,這人勝券在握。

    “經過我們的商量投票,我們決定今年國宴的甜點師是……”

    “k one,許珂!”

    叮——

    許珂腦中有什么輕響了一聲,然后,她似乎恍惚地看到了許江遠。

    “我女兒怎么這么棒啊!”那老小孩笑得眼睛都快沒了。

    他說,阿珂,阿珂,你怎么這么棒,你是爸爸的驕傲……

    “許珂,起來,過去了。”旁邊邵恒拉了拉她。

    許珂猛得回過神,起身朝臺下走去。

    掌聲雷動,許珂抬眸看到歐陽成難以置信的眼神。

    她朝他笑了笑,朝他無聲說了兩個字:傻逼。

    接著,許珂回過身,和評審團的每個人擁抱致謝。

    到了那個女人的時候,她聽到耳邊傳來她慈愛的聲音:“孩子,青出于藍,你比你爸爸還厲害。”

    許珂怔愣間,那女人已經放開了她。

    女人繼續輕聲道:“以前聽他提起過你,現在看來,你沒讓他失望。”

    她父親以前在這工作過,所以認識這的人并不奇怪。但許珂突然聽到熟悉父親的人說出這句話,鼻頭有些發酸。她握緊了她的手,給她深深舉了個躬:“謝謝您。”

    **

    從“海上廚房平臺”出來的時候,許珂將帶過來的東西交給了邵恒他們,然后她交代了幾句,便自己匆匆離開了。

    繞過一條小道,許珂走到了“海上廚房平臺”的北門,這里不對著馬路,所以出入的人很少。

    于是,許珂一眼就看到了站在車門旁邊的肖期。

    他也看到她了,嘴邊擒著一抹笑意,眼神溫柔得好像要把她整個人包裹進去。

    許珂低下頭吸了吸鼻子,遏制住眼睛里那洶涌的熱潮后,抬腳朝他跑過去。

    然后,一下子撞進他懷里。

    “恭喜。”肖期攬住她的肩。

    許珂擁緊了他的腰,悶悶道:“同喜。”

    肖期低眸在她額間吻了吻:“贏了不高興?怎么這幅表情。”

    許珂和他拉開一點距離,仰著頭看他,“沒不高興,就是太高興了,所以有點不知所措。”

    肖期勾唇笑了笑。

    許珂在他腰間一捏:“喂,你演技不錯啊。”

    肖期低頭湊近她:“有你好嗎,在冰庫的時候我都想直接給你頒個最佳女主角。”

    許珂得意一笑:“其實一開始是真的慌的,但后來就想著,將計就計。”

    自上次肖期和她一起去衡市時說的plan b之后,她就一直有在打算。歐陽成那個人陰險成性,她必須比他更陰險才行,于是,這才有了“二十四節氣”。

    在冰庫發生的一切都不是他們能預料到的,她和肖期一直在提防著,所以事情真的發生的時候,她和肖期對視一眼,幾乎在片刻的慌亂之后就立馬想出了對策。

    將計就計,讓歐陽成和他的眼線以為她在冰庫鬧了一通后就徹底沒了對策,這樣他們就不會再使壞也不會再監視他們。然后許珂自己這邊便釜底抽薪,從頭再來。

    當然,這一切一開始只有寥寥幾人知道,plan b的二十四節氣設計的時候也只有邵恒和今天那兩個助理甜點師在場。

    所以在冰庫大發脾氣的時候,底下的員工也是很真實的被嚇著了。

    “你不知道歐陽成剛才的表情,簡直比吃了屎還難看。”許珂擁著他,笑得很開心,“肖期,我現在真的好高興。”

    肖期默默注視著她,她身上的氣息像塊磁鐵,緊緊吸附著他的視線,讓他挪不開眼睛。而她此時的笑容更像是有魔力似得,緩緩流入他的血液中充斥著他每個細胞,叫囂著,奔騰著……他除了抱著她、看著她,別的什么都沒法鎮住他躁動的心。

    “許珂。”

    “嗯?”

    “你以后,經常這么笑吧。”

    許珂收斂了些,摸著他的下巴道:“想要我笑啊,行呀肖總,你讓我高興就行了。”

    “怎么讓你高興?”

    許珂靠在他身上,緩緩道:“你別離開我,我就高興了。”

    肖期呼吸有短暫的停滯,內心深處有什么東西一下涌了出來,他閉了閉眼,幾乎不能克制那尖銳的悸動。

    “干嘛,這你都做不到?”許珂見他良久沒反應,佯裝生氣的打了他一下,“是不是生意場上還有什么鶯鶯燕燕放不下的。”

    肖期把她的頭按在他的胸口,開口聲音出乎意料的低沉:“怎么可能做不到,阿珂,這里只有你。” 166閱讀網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东京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