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少加一點糖 > 40 馬卡龍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wwkhbb.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    因為臨近開業的關系, 沈霖霜和邵恒他們不可能不聯系她。

    許珂在醫院的第二天就實在瞞不下去了, 只能和沈霖霜全盤托出。果然, 這結果就是她和邵恒立馬殺到醫院把她臭罵了一頓, 說出了這么大的事也不跟她說一聲。

    而邵恒, 訓完后臉色鐵青, 要不然她自己攔著,她毫不懷疑他要去警察局那邊再踹趙振宇那貨兩腳。

    “確定沒事了嗎?會不會有后遺癥?身上的傷什么時候能好?”邵恒一連串的問題拋出來。

    許珂無可奈何:“師父,我真沒事了, 醫生說那藥性只是暫時性的,不會對人體有損傷。現在就是一些皮外傷, 嗯……開業那天我肯定能下床。”

    邵恒拔高了聲音:“你現在還想著這個?!”

    許珂訕訕:“現在那店就是我的命, 我不想著這個我還想哪個……”

    “你給我在醫院好好養著,什么事都別想。”邵恒眉頭緊皺, “我來照顧你。”

    說完覺得有些不恰當, 于是又加了一句,“還有霖霜,我們來照顧你。”

    沈霖霜忙點頭:“對對對!”

    “不用了。”從一開始他們進來后就沒說過話的肖期突然道,“下午她跟我回家,我來照顧。”

    “什么?”邵恒有些惱火,“肖總, 許珂怎么能讓你接回家?你一個大忙人,怎么保證時刻呆在她身邊。”

    “邵先生放心, 不僅我在她身邊,還有私人醫生, 給醫生照顧你總放心的,對吧?”

    “那有必要帶回家嗎,你別忘了你跟許珂已經分手了。”

    肖期頓了頓,眼眸底下微微發寒:“分手了又怎么樣,我要帶走她。”

    “你——”

    “你們別吵了。”許珂枕著枕頭,吃著肖期給她切的水果,幽幽道,“我就住醫院,哪都不去。”

    肖期抬眸看了她一眼,眼神警告。

    許珂默默忽視:“師父,你和霖霜也不用來照顧我,開業在即還有很多事情要確認要準備,我只希望這件事能做好,其他事真的不重要。”

    “許珂……”

    許珂連連擺手:“沒必要,真沒必要,我好得很。”

    沈霖霜看了眼三人蜜汁氣氛,終于好心站出來:“那個,許珂說的對,在醫院有醫生看著,還有肖總照顧著,我們不用太擔心。邵恒,我覺得我們最近一定要全身心投入到k one中,要不然許珂她養病也不安心。”

    許珂給沈霖霜豎了個大拇指。

    沈霖霜謙虛地給了她一個眼神:好說好說。

    邵恒顯然對許珂發生這樣的事心有余悸,也顯然不信任肖期的存在。但他說不過許珂,最后也只能沉著臉走了。

    邵恒和沈霖霜走后,許珂總算是松了一口氣。

    “你很怕他。”肖期突然道。

    許珂看了他一眼,“誰?”

    “邵恒。”

    “是怕他。”許珂長吁一口氣,“怕他啰嗦我,你不知道,他看著斯斯文文不太說話的樣子,實際上啰嗦起來能嚇死人。以前跟著他學烘焙的時候就啰嗦,現在開店還啰嗦。”

    肖期:“呵。”

    許珂:“???”

    肖期放下水果刀,不切了。

    許珂:“我還吃呢,你繼續啊。”

    肖期不繼續,冷著臉起身道:“我晚上還是會把你帶回去,你別想留在醫院。”

    這兩天肖期情緒不定,有時溫柔得膩人,有時就像現在這樣,突然冷臉。

    許珂已經習慣了,無奈道:“剛才我就是先哄走師父,如果你硬是要把我帶去你家,我現一個傷患又能說什么。”

    肖期低著眸看她:“你倒是肯對邵恒花心思。”

    語氣酸溜溜的,就是最近腦子不太好使的許珂都能聽出其中味道來。她愣了一下,抓起邊上一個紙巾盒就砸他身上:“變態啊你。”

    肖期接住紙巾盒沒讓它掉下去,平靜道:“你叫他師父他就是長輩嗎,許珂,他是個年輕男人。”

    “你——”

    “不過沒關系,后面幾天我帶你回家養。”肖期那眼神霸道又莫名病態,“什么男人都見不到。”

    “……”

    **

    肖期說晚上帶走她就是晚上帶走她,許珂也懶得抵抗了,或者說,她也不想抵抗了。這幾天來發生的事情太多,她其實有很多話想要跟肖期說,可是一直沒找到一個合適的契機。

    晚上,許珂躺在她之前待過的那個房間,看著天花板發呆。姜千凡在酒吧跟她說過的話她都記得,肖期他這個傻子,過去到底是有多蠢……

    正想著這個的時候,房間門被人推了進來。

    “發什么呆。”

    許珂回過神,有些尷尬:“沒什么。”

    肖期也不多問,突然坐到她床邊,把她的被子掀開。

    “你干什么?”

    肖期把手里的藥膏拿出來:“上藥。”

    許珂怔住:“之前給我上藥的醫生呢。”

    肖期面不改色:“大晚上的就不勞煩別人了,我來就好。”

    許珂:“你他媽……”@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你身體我又不是沒看過,”肖期睨了她一眼,“怎么,害羞?”

    許珂瞥過頭:“都是疤痕,誰看誰惡心,我害羞個什么勁。”

    “許珂!”

    許珂瞄了他一眼,只見后者突然面色鐵青,好像她說的是他似的。

    “一點點疤痕而已,好好上藥能消。”肖期吸了一口氣,真被她氣著了,“你別胡說八道。”

    “……哦。”

    肖期把手里的藥膏放在床頭,伸手去接她的扣子。

    許珂穿著病服款的襯衣,除此之外里面也就一件文胸而已。許珂看著肖期心無旁騖的模樣,也慢慢靜了下來。

    其實她身上那幾個鞭痕沒那么嚴重,趙振宇用的鞭子并不是真的要打死人的,它只能把身上打傷,但傷口不至于太深。

    她其實也沒那么痛了,可肖期小心翼翼給她解扣子的模樣倒生怕弄疼她似的。

    “趴著。”

    衣服都解開了,許珂清咳了聲,乖乖把衣服拿開,轉過身趴在了枕頭上。

    背后的鞭痕不密集,但落在肖期眼中卻依然觸目驚心,他深吸了一口氣,按耐住把趙振宇大卸八塊的沖動,拿起藥膏,旋開了蓋子。

    “肖期。”

    “嗯。”

    “你之前送我的那個御守我打開了,里面的名字——”

    “誰讓你打開的!”

    “……”

    背后傳來肖期氣得想揍她的聲音:“那東西保平安,打開了就不靈了你不知道嗎。”

    許珂噎了噎:“你什么時候這么迷信了,再說,有保平安的東西里面寫著是兩個人名嗎。”

    肖期咬了咬后槽牙。

    許珂繼續道:“你這個人也真夠搞笑的,既然想瞞著我干嘛寫自己本名進去,難道你就不怕萬一我當初打開了,你就暴露了嗎。”

    肖期無話可說,其實那個御守不是什么客戶送的,是他自己經過一家寺廟的時候去求的,而把自己那名字寫進去也是瞬間的想法。

    送給她的時候,他一方便想著她不會那么無聊去打開它,另一方便又偷偷地希冀著,或許,她能發現。

    “暴露了就暴露了吧,沒差。”

    許珂擰眉:“怎么沒差。”

    肖期淡淡道:“不管經過如何,反正結果你是要待在我身邊的。”

    許珂開口便想反駁,可腦海里想起姜千凡的話,心口又隱隱作痛。

    良久,她嘆了口氣,叫他的名字。

    “肖期。”

    “嗯。”

    “你說,你為什么那么蠢。”

    “……”

    許珂背對著他,突然問:“我是說,你以前怎么那么蠢,為什么要來杭城找我?”

    背后靜默無聲,許久才問:“誰告訴你的。”

    “姜千凡,那天在酒吧的時候說了。”許珂道,“怎么,這不能說?你應該告訴我的。”

    肖期輕笑一聲:“不重要了。”

    “是嗎,我們嘴上說著不重要了,可一直為著這不重要的事和對方斤斤計較。”許珂道,“你是,我也是。”

    肖期捏緊了手里的藥膏。

    許珂道:“其實還是覺得重要的吧,要不然,你怎么走不出來。肖期,你一開始見到我說的喜歡我,還有你現在說的喜歡我,你確定都是真的喜歡我嗎?不是不甘心,不是因為少年情誼的一點殘留,只是因為我?你要知道,現在的我和十年前的我不太一樣了。”

    “你是有些不一樣了,可是你還是許珂。”肖期用手沾了一點藥膏,輕輕地碰觸她手臂的傷口上,“所以你別問是不是真的喜歡……從頭至尾,都是真的喜歡。”

    許珂愣了愣,眼眶突然有些發熱。

    肖期未覺,只輕聲道:“你本不該出現,如果你不出現,我一輩子就可以簡簡單單地過去了。可是你既然出現了,我的一輩子就沒法再簡單。”

    許珂回頭看他,只見肖期扯了扯嘴角,笑了。

    “因為我不會放過你。”

    放在平時會讓她心生怒意的話在此刻竟讓她的心口突兀的怦然起來。許珂垂下眸,知道自己已經不能自欺欺人了。

    其實這么一段時間下來,他如何對她,而她對他又是什么想法,心臟已經給了答案。

    許珂突然想,既然都有錯,既然都還想著靠近,那是不是能都忘了?

    忘了那些不愉快,忘了那些刀劍相向的時刻。

    “上次你不是說重新開始嗎。”

    肖期一頓,“嗯?”

    許珂吐出了一口濁氣,故作輕松道:“看在你這次救了我的份上,重新開始。一切都重新開始,我們都不去記從前了,怎么樣?”

    肖期僵了僵,甚至手都有些顫意。@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許珂見他半天不說話以為他不肯,回眸看他的時候眼中帶了點她自己都不知道的忐忑。

    “你說話算話的吧?”

    肖期直直地看著她的眼睛,眼底有濕意一閃而過:“我說過,我說話一向算話。”

    所以,重新開始吧。

    真正的。

    **

    上藥工作還在繼續,許珂趴在枕頭上,感覺到這段時間煩躁的心情終于因為一句“重新開始”徹底的消失了。她自問不是一個容易被感情帶著跑的人,可遇到了肖期后情緒老是被牽動著。

    “啊……”

    突然,脊背上涼涼的觸感滑過,許珂整個人都是一縮,聲音悶悶地從枕頭里傳來,“涼……”

    “我手涼嗎?”肖期縮回手,指尖放在手心暖了暖,“等會。”

    許珂都是下意識的反應,“……其實也還好。”

    肖期暖好了手,繼續上藥。從脊背到尾椎骨,一條印子特別長,肖期的手指從頭滑到尾,小心翼翼,溫柔繾綣。

    “嘶……嗯……”

    肖期頓了頓:“……還涼?”

    “癢。”

    “忍忍……”肖期表情有些怪異,“你別叫。”

    許珂想忍啊,可是背部本來就是她極其敏感的地方,現在一個男人的手在后面摸來摸去,她又麻又癢,憋死她了。

    “誒誒……嗯……”許珂紅著臉,壓著聲音道,“你要么就用力點,別……別撩來撩去的。”

    肖期無可奈何:“我怕你疼。”

    “我不疼!”

    肖期微微斂眸,手指壓了下去。

    “啊——”

    肖期:“……”

    許珂緊抿著唇,緩了一陣才道,“你想弄死我……”

    肖期:“你啊,真難伺候。”

    “你才難伺候,快點,速戰速決……嘶啊啊啊……”

    肖期深吸了一口氣:“你再出聲試試看。”

    “我,我癢,我還疼!你竟然還不讓我出聲?”

    肖期低著眸,看似入定實則禽獸:“叫印了你解決?”

    心愛的女人半裸躺在自己眼前,白皙背上的幾道紅痕都有了一種肆虐的禁忌感,再加上她嚶嚶嚀嚀的聲音,魂都給攪沒了。

    許珂聽到他說了這么一句,反手打人的心思都有了:“我都傷殘了你還想這個,你他媽精.蟲上腦啊。”@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這事我控制不住。”

    “行,你控制不住你就浪去吧,我一身傷,我可沒辦法幫你。”

    肖期意味深長地笑了笑,故意逗她:“會傷著的方式我不弄就是,總有方法不會傷著。”

    “???”

    “我看,你這嘴倒是健康得很。”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东京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