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少加一點糖 > 34 馬卡龍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wwkhbb.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    呂靜晚的生日晚宴來了不少明星, 這么大陣仗, 自然就上了熱搜。

    許珂作為宴會的甜點師也成了大贏家一名,五層高的精致蛋糕被網友追捧不說, 親自得呂靜晚介紹也是賺足了曝光率。

    微博粉絲量持續上升,眾人對這位美貌的甜點師不免都好奇起來。

    這恐怕也是有一定家庭背景才能認識這么多上層社會的人吧?

    許珂點進微博評論看著大家議論紛紛時, 沈霖霜正在她家里跟她一塊調整接下來店里要出品的各類甜點的價。

    “我們主打的這款芝士千層原售價準備是70一塊, 但是許珂, 江記塢那邊的千層可是65一塊啊,我們會不會定太高了……許珂?許珂!”

    許珂轉著筆,突然回過神:“嗯?”

    “你走什么神呢, 有沒有聽我說話。”

    “聽了,不是說千層價么。”許珂毫不猶豫道,“不變, 我們比江記塢多的是5塊錢, 但給客人們多的體驗可不是僅五塊錢而已, 我們怎么做的、用的什么原料你又不是不清楚。”

    “那好吧。”沈霖霜道,“確實,咱們家做的味道確實比江記塢更好, 值得。”

    “那必須的, 我看我父親走后江記塢是一點進步都沒有, 光吃老本了。”

    沈霖霜贊同點頭,“誒, 不過話說回來, 你這兩天怎么老是走神啊。”

    許珂臉上有些不自在:“沒什么, 想些事情而已。”

    “想肖期呢吧。”

    “……”

    沈霖霜一臉了然:“我就知道,那你們最近什么情況啊。”

    “也沒什么情況。”許珂有些疲憊地往后靠,“就是上回在呂靜晚生日宴那晚,他跟我說,重新開始。”

    沈霖霜猛得一嗆:“重,重新開始?你同意了嗎。”

    “我現在這樣像同意的樣子嗎。”

    “啊……也是。”沈霖霜又看了她幾眼,搖搖頭道,“這可真不像你,現在你都知道為男人煩惱了,看來真的很喜歡人家。”

    許珂給了她一個白眼:“被給我安上這種情癡的帽子。”

    “你就是啊,要不然你愁什么呢。”沈霖霜見她又要反駁的樣子連忙道,“我知道我知道,你這個人防備心很重,一個騙過你的人基本上就不可能再相信了。肖期之前假意喜歡你、追你,你怕重來一次?”

    許珂無言。

    “可自你跟我說過你跟他的淵源后,我也在想啊,說不定他是玩著玩著把自己給玩進去了,他說不定真的就喜歡你。”

    “真喜歡我就能蓋過他耍過我的事實啊。”

    “得了吧你,那你以前不是還耍過人家。”

    “我——”

    “哎,說起來肖期這個人好傳奇啊,按照你說的,他以前只是山區那個又傻又呆的窮孩子,你說他怎么能做到百涵這個位置的?”

    許珂瞥過頭:“我哪知道。”

    “我猜一定要受很多苦頭,而且要有一般人都沒有的毅力和能耐才行。”

    “行了行了,我不想聽關于他的東西了!”許珂起身遍朝房間走去。

    沈霖霜失笑:“誒,你不想聽可以啊,但是你明天要記得帶著所有文件去百涵找他,章還是要蓋的呀!”

    “我知道!”

    第二天下午,許珂就帶上了所有需要百涵這個二股東蓋章的文件去找肖期。

    樓下前臺看到她依然很輕松地把她放上去了,到了頂層后,許珂見到了許久不見的漂亮助理。

    “許小姐,你好久沒來了。”漂亮助理熱情地迎了上來。

    許珂點頭:“嗯,辭職了,所以沒再送甜點。”

    “這樣,那你現在是在哪工作啊。”

    “準備自己開店。”

    “真好。那,你來找肖總嗎。”

    “嗯。”

    “肖總在開會,”助理看了眼時間,“還有十分鐘就會回來了。”

    “好,那我在這坐會。”

    “行啊行啊。”漂亮助理立馬把她迎到自己位置上。

    等待的時間閑著無聊,許珂便和助理聊起天來。

    “你跟肖期多少年了。”

    “今年是第三年,嗯……也是肖總剛坐上這個位置時頂上來的,肖總不喜歡之前老肖總的助理。”

    “老肖總……”

    “對啊。”

    “聽說肖期原本不姓肖,你們老肖總為什么把位置給他而不是給自己的親人。”

    助理臉色一變:“許小姐,肖總姓氏這個事……還是別提了,肖總不喜歡的。”

    “這又沒別人,你跟我說說也沒關系,”許珂道,“而且他跟我說過原來的名字,江棄之嗎,他從來不瞞我的。”

    助理一聽許珂這都知道,難免有些驚訝:“肖總對您可一點不隱瞞。”

    許珂面不改色的撒謊:“那是必須的。”

    助理輕聲道:“其實都不容易,百涵是老肖總年輕的時候一手創立的,那會肖家那些親戚可半點沒幫過他,他跟那些人不親的。而肖總呢,十九歲那會被老肖總挖掘,一開始在底層混,后來慢慢爬上來了。據說有一次還救了老肖總一命,總之后來老肖總對他簡直比跟對親孫子還輕,噢打個比方而已老肖總無兒無女的,肖宇洋肖經理還是老肖總弟弟的孫子。”

    許珂:“所以后來你們老肖總死了就把百涵給肖期了?”

    “嗯,遺囑上寫了的,而且肖總上臺除了……除了老肖總一些近親,其他人都是服氣的。”

    說到這,許珂也想起了肖宇洋,那家伙就是“不服氣”的典型代表。

    “總是,我們肖總也是因為優秀所以才能到今天的位置。”漂亮助理說這話的時候滿滿都是驕傲,許珂笑了笑,附和著點頭。

    可她心里卻在想,到底要經過怎么的努力和蛻變,肖期才能從十六歲的江棄之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叮——

    電梯響了一聲,漂亮助理連忙站直了。

    許珂坐在位置,看著電梯打開,也看著肖期和幾個穿著西裝的人走了出來。

    “剛才會議說的每件事都要嚴執行,出了問題負責人自己看著辦。”肖期大概是遇到一些棘手的事,跟下屬說話的時候面色冰冷,嚇得那幾個人大氣不敢出。

    助理看了他一眼,小聲道:“肖總……”

    “什么事。”肖期側眸時眼神十分冷硬,看得許珂也愣了愣。

    漂亮助理繃直著背:“許小姐來了。”

    肖期轉眼的時候自然是看到許珂了,他顯然沒料到她會突然出現在他辦公室。所以臉上的表情雖然還在工作的惱火中,口氣卻明顯柔了下來:“你怎么來了?”

    許珂起身:“找你蓋幾個章,你……在忙?”

    “不忙。”肖期走了過去,低眸看著她,“來了怎么沒提前告訴我。”

    “給你打過電話,沒打通。”

    肖期這會也想起方才他一直在開會,手機也靜音了:“剛才在會議室,手機靜音了,你昨晚應該給我打個電話。”

    許珂哼哼:“三更半夜我才不給你打電話。”

    肖期輕笑一聲:“三更半夜不能打,那你就不能挑個太陽還沒下山的時候?”

    許珂:“……”

    “總之你就是不想給我打電話,是吧。”

    許珂懶得跟他說這些,一下把手里的文件砸在他懷里:“廢話別那么多,趕緊進去把章給我蓋上。”

    這一砸肖期和許珂都沒什么,邊上看著的人卻下了一大跳。

    漂亮助理輕咳了一聲轉開了視線,心里暗暗想著,許小姐果然還是許小姐,別人不敢做的她都做了。而肖期身后跟著的那群人就更玄幻了,方才被他冷著臉、罵得狗血淋頭的時候都快嚇尿了,本來以為跟他來辦公室還要被訓一通,誰想到碰到這么個場景。

    肖期的臉色……變得也太快了吧。

    許珂跟著肖期進了辦公室,他在辦公桌后跟那幾個人交待事情,她便先坐在辦公區前的沙發上等著。過了十來分鐘,那些人就陸陸續續出去了。

    沙發邊上往下陷了陷,許珂往邊上一看,肖期已經坐下來了。

    “好了?那可以給我蓋章了吧。”許珂問道。

    肖期沒答,只道:“那天我說的話你聽進去了嗎。”

    許珂頓了頓,自是知道他在說什么:“你說重新開始嗎,我聽進去了啊。”

    “那你……”

    “我不同意。”

    肖期一怔,緊緊盯著她的那雙眸子有些沉下來了。

    許珂笑了一下,大爺似得坐著:“憑什么你說重新開始就重新開始,我干嘛在你這冒險?而且追我的人多了去了,你說開始就開始,你認真追過我嗎你。”

    本來是說出來膈應肖期的,可沒想到他猶豫了下,突然道:“好,那我認真追你。”

    許珂:“……”

    “走吧。”肖期拉著她的手起身。

    許珂難得呆了呆:“喂你去哪,章還沒蓋。”

    “今天追完再蓋吧。”

    許珂:“???”

    肖期拉著許珂往外走,外面的漂亮助理看到兩人出來后連忙站起起來:“肖總,許小姐。”

    肖期:“下午的會調到明天。”

    “好,那您——”

    “我有急事。”

    “是。”

    許珂被牽扯著往前走:“喂?什么急事啊,我們沒有急事好嗎。”

    “有。”肖期轉頭看她,一張俊臉略顯嚴肅,“我急著追你。”

    許珂:“……”

    助理:“……”

    半個小時后,許珂被肖期帶到一個商場。

    于是許珂就明白肖總口中的追是什么了:第一步,買。

    “你還挺上道。”許珂站在一家奢侈品店外,斜眼看某人。

    肖期拉著她進去:“喜歡就買。”

    “但我現在不喜歡——”

    “先生小姐,你們好。”兩個服務員見有人進來了忙迎上前來。

    肖期無視許珂的話:“看看,喜歡哪個。”

    許珂漠然著臉:“我要蓋章。”

    “這個?還是這個?”

    許珂揪著他的衣袖:“你不要給我說有的沒有,我就要蓋章。”

    兩個跟隨的服務員面面相覷,這平常見一男一女進來一般可都是女的纏著男的要這要那,這對怎么……

    “小姐,要不您看看這邊,這是今年開春新款。”

    肖期對那店員禮貌地點點頭:“謝謝,拿過來看看吧。”

    店員被肖期這么一笑臉都快紅了,忙畢恭畢敬地將架子上的包取了下來:“先生,這款是在經典款的基礎上加上繡花,看上去非常精致的,還有這三款,馬卡龍色,采用透明的料子,時尚又減齡……”

    店員喋喋不休地推薦著,肖期看向許珂:“你說呢。”

    許珂百無聊賴地站著:“服了你了,我說了不要……”

    “不行,必須得要。”

    店員:“……”

    許珂:“……”

    “那我幫你選?”肖期說完沒見許珂有反應,于是轉向店員道,“這幾款都包起來。”

    店員愣了一下,立刻紅光滿面地點點頭:“好,先生稍等。”

    等店員走后,許珂支在柜臺邊上匪夷所思:“人傻錢多。”

    “不是你說要認真追嗎。”肖期拍拍她的頭,“那我把該走的程序都走了。”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东京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