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少加一點糖 > 17.提拉米蘇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wwkhbb.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晚上結果準時出來了, 裴曉晴出局。

    這個結果眾人都已經能想到了, 裴曉晴自己也是如此。她從Brice的辦公室出來后便回了員工的工作區收拾東西。

    許珂進來的時候正好遇到裴曉晴在整理背包,兩人對視了一眼,又各自做自己的事去了。

    許珂的柜子就在她邊上,她走過去拿自己的衣服。

    “你怎么知道的。”

    許珂:“……”

    裴曉晴放下行李, 紅著眼睛看著她:“剛才我去檢查了, 我的杏仁利口酒有問題, 你換的?”

    許珂轉頭看她,很坦然地點了點頭:“是啊。”

    “你——”

    許珂一邊脫工服一遍道:“哎, 說實在的,如果我不是一周前不小心在餐廳外聽到你和石明的對話,我可能也就被你擺了這一道。”

    裴曉晴怔了一下,沒想到竟是那時……

    許珂:“可是我不確定你會不會那么做,我想……這段時間的相處也不是白相處的, 我之前生病你也挺關心我, 所以我抱著一絲僥幸的心理,你也許最后不會那么做呢。”

    裴曉晴有些難堪地撇過頭, “我沒得選擇,我必須贏你。”

    許珂輕笑了聲:“你明明有其他選擇,你也明明也更大的勝算,只是你自己選擇忽略。”

    裴曉晴:“……你想說什么。”

    “石明。”

    裴曉晴僵了僵。

    “你的手藝或許不如我,可是你和石明卻半斤八兩, 而且慕斯是你的強項, 如果你稍加努力, 就很可能把石明擠下去,可惜……”

    “不可能!”裴曉晴道,“這里是他的夢想,他需要這,而且……”

    “而且你們在一起了,所以就更不會把他當對手了,是嗎。”

    裴曉晴臉色一陣青一陣紅。

    許珂冷了臉:“真有意思,一個兩個都說需要這里,所以只有我不需要這嗎?”

    “你有肖期啊。”

    許珂一頓,回頭看她:“所以呢。”

    “就,就算你被淘汰了,你有他撐腰,他或許會把你調到更好的地方去,也或許依然選擇讓你留下來,甚至你以后根本不用操心生計……我們跟你不一樣啊許珂,我家里人花了那么多錢讓我學習廚藝,就是一心想讓我在成為最好的甜點師,可我——”

    “沒什么不一樣的。”許珂突然冷冷地打斷她。

    “什么?”

    “肖期是什么人,他可不會為了一點私情打破規則。喔你覺得他會包養我讓我衣食無憂?不好意思我沒有當寄生蟲的打算。”許珂走到她面前,仗著身高俯視她,“你說你家里人一心想讓你成為最好的甜點師,誰又不是呢……我不會讓任何人干擾我的道路,你干擾了,所以……你可別怪我了。”

    許珂說這話的時候沒什么表情,她垂著眸看她,一雙了無生機的眼睛顯得更加空洞,空洞的……讓人感覺到絲絲涼意。

    裴曉晴往后退了一步,莫名警惕。

    可下一秒,許珂又恢復如常:“對了,一直想知道你加了什么,成品做出來你自己嘗不出來味道有差別嗎。”

    事已至此,有些事也不需要瞞著,更何況裴曉晴此刻有些恐懼許珂:“加,加了其他酒,餅干剛撈出來的時候味道沒什么差別,所以嘗了也不會覺得有問題。但過一會,大概到評審桌上時會影響口感和脆度。”

    許珂微微訝異:“原來是這樣,你還挺聰明的。”

    裴曉晴:“……”

    “但怎么在男人面前就那么笨?”許珂略帶嘲諷,突然道,“你真覺得石明喜歡你嗎。”

    裴曉晴瞪她:“你說我可以,但你別說他!”

    “哈,還很護著。可是曉晴,其實我們三個人里實力偏弱的是他,該走的也是他,他哄著你給我使絆子不過是給自己找生路吧?如果他真的有多愛你干嘛不自己走得了,現在倒好,鷸蚌相爭漁翁得利。”

    “你胡說八道什么!!”

    “行,你不愛聽那我就不說了。”許珂收拾好衣服,拿上包朝門口走去,可快出門的時候她又停了下來,“不過還是想提醒你一句,現在這個社會不要被男女間的情愛蒙蔽了,那樣你會失去太多東西。”

    **

    許珂從餐廳下來后便往地鐵口走,今天晚班她不用上,所以預備早點回去休息。

    天冷,三百米的路雖說不遠,但這一路過來風也是刺骨的,走起來跟唐三藏西天取經一樣難。

    許珂又愛裝逼又愛美,為了保證身型大冷天還穿著單薄,所以現在是咬著牙才沒哆嗦得太難看。

    快到了快到了,到地鐵下面就不冷了。

    許珂挺著背,加快了腳步。

    “你這樣別人還以為卡爾曼給你發的錢不夠你買衣服穿。”

    “…………”

    轉頭,看到了不知何時走到了她邊上的肖期。此時他兩手插在大衣口袋里,目視前方,嘴邊擒著一抹笑意。

    許珂:“你在說什么。”

    肖期低眸瞥了她一眼:“抖成這樣都不愿意多穿一點?”

    “誰告訴你我冷了?”

    說話剛落,垂在邊上的手就被他抓了過去:“再在外面待久一點這只手就能成冰棍。”

    手被他牢牢的抓在手心,四面八方的暖意傳來,舒服得想飆淚。

    許珂僵站了好幾秒,這才撇過頭哼了聲:“那你別耽誤我,我回家了。”

    “行。”

    肖期沒松開她,反而是牽著她的手一起放入自己的口袋里,“走吧,送你回去。”

    前面就是下地鐵的電梯了,許珂被他拉著一腳踏了上去,也沒回頭路了。

    不久前她跟裴曉晴說不要被愛情蒙蔽的時候是一副鄙夷且無所畏的模樣,但實際上,她說的是不要被蒙蔽,如果僅僅只是享受一下愛情,那也無傷大雅。

    就如此時,忙了一天一身疲憊,獨自一人忍著寒冷往回走時突然有個人拉著你的手要陪你一塊回家,這種簡單又溫馨的感覺簡直就是一把利劍,把你護在心外的遁甲砍了個稀巴爛。

    許珂這種又傲又裝的人尤其不能避免。

    電梯下去后,兩人走了一段路,過完安檢,肖期一手拉著她,一手拿出手機準備刷錢過閘機。

    許珂新鮮地看著他:“你還知道用手機過閘啊。”

    “我不是山頂洞人。”

    許珂聳聳肩:“那現代人,你真準備跟我一塊坐地鐵?”

    肖期回頭看她:“不是說了送你回去。”

    許珂抽出自己的手去拿手機,隨口道:“這么有心干嘛不直接開車送我,害我冷了這么一程。”

    肖期眉頭微微一挑:“現在打電話給方彥?”

    許珂白了他一眼:“跟您開玩笑呢肖總,趕緊過去,今兒帶你坐坐我幾千萬的座駕。“

    肖期勾了勾唇:“好。”

    許珂作為在餐廳工作的甜點師下班時間跟普通上班族不太一樣,平時她下班出來坐地鐵時人都不算多。可今天她提早回家,正好撞上了人流量巨大的下班時間。

    “……等下一輛吧。”許珂看著前面排著的長隊,默默選擇在中間的椅子上坐下來。

    肖期也不著急,在她邊上坐下。

    一輛地鐵駛來,排隊的人們蜂擁而上,險些把要下車的人又擠回去,很多人沒擠上去,繼續排著等下一輛。

    一群人走了,又一群人來了。

    肖期靠在椅背上看著前方,問道:“還不打算排隊?”

    許珂:“……我之前下班沒那么多人。”

    肖期:“那是你正好避開了高峰期。”

    許珂無語:“中國人口爆炸了吧?”

    “這么多年看來你并沒有習慣。”

    “習慣什么?上這么擠的地鐵嗎?衣服被扯了怎么辦?鞋子被踩了怎么辦?”許珂皺著眉,“這些人也真是,近點的不能直接打車嗎,能不能給遠路的讓讓嗎……”

    典型的“大小姐上路,無關緊要的人都給我回避”的垃圾心態,肖期起身,提著她的手臂把她拽起來:“走了。”

    “干嘛。”

    “就你這么等不知道要等多久,”肖期幽幽道,“不愿意擠地鐵就出去吧。”

    許珂不情不愿地跟在他身后:“說得你能擠似的。”

    肖期回頭,平靜的臉上有些異樣:“你怎么知道我沒擠過。”

    “矜貴的大少爺還需要擠地鐵呢?”

    “說不定……我就擠過呢。”

    兩人面面相覷,最后是許珂無聊地看著他:“你擠過地鐵我頭給你坐。”

    肖期默了默,突然有些痞地笑了一下:“我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么?”

    許珂一個“是”字剛要脫口而出,突然覺得他說的話有點不對勁,“你他媽……開黃腔?”

    肖期伸手拍了拍她的頭,不接茬:“我給方彥打電話。”

    “……”

    行啊,夠禽獸的啊。

    **

    許珂嚴重懷疑方彥是24小時待機,要不然怎么肖期一個電話他就能又快又及時地出現在他面前。

    “是去許小姐家嗎。”

    “嗯。”

    “好的。”

    方彥現在對許珂家的路已經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一路奔馳,導航都不用開。

    許珂百無聊賴,突然道:“你都沒下班的時間嗎。”

    肖期:“嗯?”

    “沒跟你說,我問方彥。”

    前頭開車的方同志一個緊張,差點踩了剎車:“啊?”

    許珂:“我說你年紀輕輕就這么為工作奉獻,一天二十四小時呆肖期身邊嗎,嘶……你沒女朋友吧。”

    方彥往后視鏡上看了一眼,也不敢不答:“是暫時還沒女朋友。那個,其實也,也沒有二十四小時跟肖總在一塊,至少睡覺我跟肖總不睡一起。”

    肖期:“……”

    “嘖這我就得說說肖總了,”許珂悶笑,“下屬的業余時間你不能占用啊,你這樣誰敢給你賣命。”

    肖期:“有沒有人賣命不用你來操心,錢給的夠多就不會沒有人。”

    許珂翻白眼:“聽聽這噎死人的話,也不怕人方彥聽了心寒。”

    “他工資是你五倍。”

    許珂:“???”

    肖期側眸看她:“所以你操心操心自己,別替別人心寒。”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东京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