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農家子的發家致富科舉路 >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沈氏造反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沈氏造反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wwkhbb.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沈氏府中,等沈仕康出發之后,張崇靜將信號放了出去,靜靜地等在了自己的房內。

    沒過一會兒,就聽到了敲門聲。他一個箭步上前,拉開門之后,朝著對面的人飛快地說了一句,“沈仕康已經進宮,今日就要逼宮!”

    順便將給對方手中提著的食盒接了過來,這小廝連忙行了個禮之后,便轉身離開了此處。

    張崇靜笑了笑,看來今日是他留在沈府的最后一日了。

    馬車很快便到了宮門口,沈仕康沒下馬車,只是遞了牙牌,讓侍衛搜查過后便進了宮里。他才剛剛升任首輔之位,還是皇上的舅舅,宮中的下人見他無一不是點頭哈腰的。

    同樣的,之前皇上見他年歲不小,走路實在太慢,因此才準了他坐著馬車進宮門。

    ......

    “師叔,秦國公府有書信送來!”一名小沙彌敲了敲了悟的房門,了悟聽到聲音,即刻前來開門。

    “秦國公府送來的?”了悟有些奇怪,他和秦國公府的書信往來一般都由暗衛來傳遞,為何這次會送到小沙彌手上?

    “正是!”

    “派誰送來的?”了悟揚了揚手中的書信,見上頭火漆完整,并沒有被拆過的痕跡,這才稍稍放下了心。

    “是秦國公府的一名外院管事,小人曾見過兩次。”小沙彌行了禮之后,便出了院子。

    了悟微皺眉頭,雖然疑惑,但還是拆開了信函。

    “一切順利,巳時初進宮!”

    這封信函上只有這幾個字,了悟看過之后,原本該激動的心情卻怎么也激動不起來,因為他還在糾結送信之人。

    為何那管事已經到了寺中,卻不親自將書信交給他呢?這么重要的消息,竟然轉手他人?總不至于如此輕視的。

    更何況今日傳信的方式與以往不同,實在叫他懷疑。他又看了看字跡,倒是如之前一般沒變,因此他才會糾結不已。

    不過上面說一切順利,那就說明沈氏已經上鉤了,只是不知他們有沒有對大皇子下手。

    ......

    “皇上,您這是做什么?”沈仕康被侍衛押著身板跪在地上,他吃驚地抬頭看向皇上。

    他沒想到他一入宮,皇上就命人將他給抓住,絲毫沒給他解釋的機會。

    “做什么?難道還要朕來明說?舅舅,朕真是沒想到,沈氏竟然有一天會背叛朕。”

    皇上看著這位比母后還要蒼老的舅舅,年歲大了,頤養天年不好嗎?為何還要妄想那些自己不應該得的東西?

    “朕待你不薄啊!你這段時日在朝中可謂是呼風喚雨,如今朝中誰敢得罪沈氏?即便是皇后的娘家郎氏,也不及沈氏風啊!朕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卻換來了什么?你捫心自問,你們沈氏對得起朕嗎?對得起母后嗎?”

    皇上的聲音有些顫抖,他閉上了雙眼,心中的憤怒和悲哀到了極點。

    原本他還抱有一線希望,希望沈氏不要將他逼到絕路。可等查過之后,他的心徹底涼了。

    “皇上,您這是何意?微臣對您、對朝廷可是忠心耿耿啊!當年您還是太子之時,微臣就追隨與您,咱們沈氏對您的忠心還需要懷疑嗎?您怎會有這般想法?”

    沈仕康此刻心里有些發慌,也不知孫兒那里進展可還順利。他沒料到皇上竟然會這么快動手,簡直讓他防不勝防。

    他現在在皇上手中,若是等那邊準備妥當,皇上見勢不妙劫持了他,那局勢不就反轉過來了嗎?這倒是他之前沒考慮妥當了。

    “舅舅,事到如今你竟然還敢狡辯?你這段時日在京中頻繁接觸官員,私下結黨營私。甚至還害了曄哥兒,將他推下蓮池,你可真狠吶!”皇上心中鈍痛,捂著胸口的手微微顫抖。

    他努力平復著自己的心緒,張院使說過,他這毒不易太過激動,不然毒發的頻率會頻繁,直到再也壓制不住。不要說三年,怕是一兩年都夠嗆。

    “皇帝,這是怎么了?”太后匆匆趕來御書房,她得到消息,說兒將他舅舅給抓起來了。

    終究是自己的兄長,即便兄長做錯了事,可太后還是想勸解一二。

    “母后!”皇上的臉色變得難看起來,剛才的動靜大了些,竟然叫母后得到了消息。

    “皇帝,你舅舅犯了什么罪,你要如此對他?”兒的身子也不知能不能康復了,沈氏是她的娘家,以后她還有依靠沈氏的地方。此刻不管如何,也要賣沈氏一個人情。

    “犯了什么罪?”皇上冷笑一聲,他咬牙切齒,一字一句地說道:“當然是大逆不道、不可饒恕的死罪!”

    太后一愣,“兄長,你這是?”

    太后此刻終于明白,若不是兄長犯下不可饒恕的過錯,兒也不可能如此氣急敗壞。更不可能不顧她的顏面,如此對待兄長。

    “母后,您的好兄長,他要帶著沈氏謀反,讓這趙氏的江山改性。他要為沈氏改換門庭,讓沈氏成為國姓!”

    皇上一甩袍袖,龍袍上的九爪金龍面部猙獰,有些刺痛了太后的雙眼。

    她怔怔地看著皇上,眼中滿是不可置信。

    “怎么?母后還不信?待會兒就讓您看看,朕這位好舅舅,是怎么想置咱們母子與死地的。”

    皇上的話剛說完,外頭就傳來兵器相交的聲音,伴隨著驚呼和呵斥聲,太后從茫然中回過神來。

    “皇帝,這是怎么回事?”太后有些驚慌,到現在她自然明白發生了何事,畢竟之前發生過一次,只是有些不敢相信罷了!

    “仔細看著他!”皇上吩咐兩名侍衛守住了沈仕康,沈仕康現在可不能死。

    “母后,您就待在這里,可別到處走動!”皇上交代了一聲,他可不希望母后出去給自己添亂。

    “皇上!那些刺客和士兵、侍衛奪了守衛宮禁的侍衛腰牌混進宮內,現在宮內到處都是刺客和反賊。”

    都指揮使郎平急匆匆入了御書房,對著皇上稟報道。

    “郎平?”太后見著郎平也是吃了一驚,郎平不是在江南嗎?

    “微臣參見皇后娘娘!”郎平行禮過后,又朝著皇上說道:“還請皇上放心!這些人不成氣候,微臣帶了五萬兵馬,對付這些人綽綽有余了!”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东京时时彩